《从修脚工到董事长》

DETAILS

31.第八章 重铸铁狮——我愿狮魂永延续

浏览量

 

1、市长,我愿捐助铁狮

 

时光荏苒,沧州西部新城建设加快脚步,通翔杂技园、名人植物园闪亮登场,图书馆、博物馆、规划馆地标建筑如辰星布局。

20096月,沧州市政府市长办公室。

于桂亭和刘市长对向而坐。

刘市长面色不乐,似有心事在怀。

他说:“老于,今天找你来,有件事跟你商量,请你帮帮忙。”

刘市长道出了原委。

2008年,沧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在西部新城修建狮城公园,打算摆放铁狮雕塑作为主题景观。20092月,狮城公园的规划设计方案在北京通过专家评审,其铸铁狮工作也同步跟进。按市领导的意见,铁狮是沧州的象征,由民间捐助更有意义,刘市长找来于桂亭,就是商量这件事的。

“老于,咱们建狮城公园,要重铸一个铁狮子,现在方案也出来了,捐资的事还没着落。你是沧州企业家协会的会长,你能不能以你企业家协会会长的名义,组织点比较好的企业,捐点钱……”

于桂亭一听说是这事,略一沉思,说:“市长,既叫狮城公园,就应该有个铁狮子,这是好事,我举双手赞成,咱泊头是全国有名的铸造之乡,按道理说,由他们承揽这个事,是不是更能扬铸造之乡威名?我要是揽这个事,我高兴得了不得,但是不是夺了人家——荣誉也好,机会也好……”

刘市长打断了他,“开始我也是考虑泊头,这方面的工作我已经做了,可是说过几次,没人响应,我也不能硬压……我就想,你组织点好企业,大伙捐钱……”

于桂亭一扬眉,“市长,我听明白了,要那样,我谁也不组织,我组织他们,我这面儿怎么也大不过您市长去,他们愿拿钱还好,不愿拿,我这个面子还挺值钱……再说,这个机会太好了,这么好的事,我凭嘛让给他们呀。”

“你想怎么样?”刘市长讶然。

“我想自个儿捐铸。这么好的事,我不会让给别人。”于桂亭双眸闪亮。

“要那样太好了。老于。”市长愁的是没人担这事,闻言喜上眉头。

“市长,只要你同意,我回去就写封信,我请缨,就咱二人明白,不是你找的我,是我找的你……其实你要让财政拿钱,就是一句话的事,你为什么不这样做,我理解,你怕别人说你,给自个儿树碑立传……”

“老于,你说我心里去了。就这么个事,民间捐铸才更有意义。”

“这样,我请缨,不是你找的我,我就落个给我自个儿树碑立传,也没毛病,我回去就给你写信,写完信你签个字,然后让这封信转圈,让领导们都签字。我请缨,我拿钱,这事就从情理上顺下来了。”

“老于,谢谢你,你替政府解了扣了。”

“市长,我谢你还来不及呢,把这么好的事让我做,我感激你一辈子。”

刘市长盯着于桂亭,仿佛不认识他一样。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老于,你这个人跟别人不一样。”

于桂亭乐了,“有嘛不一样的,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这得分嘛事,重铸铁狮这个事,我想了多少年了,一直在等机会,你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太感激你了。这不是钱的事,不是钱多少的事。”

 

 

2、面对铁狮,那无人听得见的一声叹息

 

 

六月的风,吹得于桂亭脸上热乎乎的,不,不是脸上热,是心里热。

他没想到,沧州真要重铸铁狮子了。

重铸铁狮,那是他多少年闷在心里的一个祁愿啊。

谁能想到,他忽然等到了这个机会。

他的心里很不平静,是小小的激动,也有难抑的兴奋。

神思邈远,回到几年前。

沧县,旧州,铁狮旁。

于桂亭领着一群新加坡朋友参观,他仰脸向着铁狮,向人们介绍:“沧州的狮子,景州的塔,赵州石桥大菩萨……说的是河北四大名胜,我们面前的铁狮子,就是河北最著名的大铁狮。这个大铁狮,是全国最大的、独一无二的铁狮子,高一丈七尺,长一丈六尺,背负巨盆,脖子下面有“狮子王”三个字……它距今已经一千多年,1961年被国务院列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故宫、长城一起成为国家级国宝……因为这个大铁狮子,所以沧州又叫狮城。”

“哦……狮城就是这么来的。”人们看着这体型巨大的铁狮子,面露惊讶。

大铁狮站立高台上,挺胸抬头,默然无语。它历经沧桑,怒睁双目。虽然形貌支离,却不改昂首不屈之状。

“沧州为什么会有大铁狮子?”

“铸铁狮子的传说很多,狮子是百兽之王,在民间又称为瑞兽。沧州东临渤海,这里又是九河下梢,过去水患频繁。传说海面上经常黑风滚滚,海浪涛天,良田被淹,房倒屋塌,百姓受苦受难……据说兴风作浪的是一条恶龙,时常出没祸害百姓,老百姓就铸了这尊铁狮,放在沧县开元寺前,降龙镇妖,祈求五谷丰登,保佑太平……俗话说,坐前狮子兽中王,毒龙猛兽伏清凉。狮子一出,恶龙趴伏,再不敢出来祸祸百姓了,所以这尊铁狮子又叫镇海吼……”

人们听着,脸现敬色。

“这个铁狮子有多重?”

1984年,铁狮子被吊上这个高台子,进行过一次称重,是30吨。它是目前全国最大的铁狮子。你们看,它的身上有障泥,就是防尘土的垫子,它肩背的那个莲花宝盆,底部直径1米,上口直径2米,传说是文殊菩萨的坐骑……它的肚子里还有金刚经文字呢……”

“真没见过这么大的狮子。可惜,损毁得够厉害的,腿上都开裂,还支着钢管呢。”

“是啊,一千多年的风吹雨打,让它饱经沧桑。清朝时候,铁狮子被大风吹倒,它在地上躺了整整九十年,九十年后被扶起来时,它的下巴、腹部和尾部就已经损坏了。它虽然扶了起来,但是足陷泥水,风吹日晒……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为保护铁狮,为它造了遮风挡雨的建筑。但后来发觉在半封闭环境下锈蚀反而更加严重,于是拆除了建筑,恢复为露天状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因狮足长期陷于泥水中,就为它新建了一座2米高的台座,将铁狮挪到上面,同时往其腿内灌注水泥加固,经过四季不断的热胀冷缩,最终导致了狮腿酥裂,不得不安装了保护性的钢管支架……”于桂亭的声音明显低沉了。

“哎呀,太可惜了。宝物是宝物,就是太破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只能这么支着么?”

“于董,万一哪天倒了,不就散架了吗?”

听着人们的议论,于桂亭回望大铁狮一眼,差点落下泪来。

大铁狮啊大铁狮,你抚慰过多少人的乡愁,激励过多少人的壮志,看过多少人间是非,历过多少兵革劫难,你是沧州人的文化图腾,是沧州历史的千年见证……万一哪天大铁狮子不在了,孩子们只能从书上认识大铁狮子了,只能从爷爷奶奶嘴里知道“狮城”的来源了。

“人们不是不想保护你,可是不知道怎么保护你。现在你坏了,四分五裂了,嘴上有破洞,肚子上大窟窿,残破不堪,五花大绑……唉,来了客人,人家要看沧州国宝,不看一辈子遗憾,看了遗憾一辈子。”

于桂亭在心里轻轻叹息。

 

 

 

3、一直等,一直等,等一个机会

 

 

铁狮,昂首千年,历经沧桑,那是沧州人图腾。

关于它的故事,人们早已是如数家珍。

传说,它是后周广顺年间,工匠李云带着九十九个工匠,历经九十九个日夜铸成的。传说,清康熙年间,有一股怪风从东北方向吹来,黑风过后,人们发现狮子倒地,遂留下了“风过狮扑”的民语。扑倒的铁狮,虽扶了起来,可摔伤了下巴和尾巴……

光绪年间,大雨倾盆,铁狮置身洪沥,连泡数月,水退去后,狮身上锈迹斑斑,朽蚀严重……

解放初期,在苏联专家的建议下,为铁狮修建了亭子,原想为它遮风挡雨,却发现,它没有阳光照耀,反而锈蚀加剧……

后来,人们为它建了水泥基座。据说,人们在给它移位的时候,出现了一位白髯老者,目视铁狮,幽幽说道,硬碰硬,必定酥。没有人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数年之后,铁狮四肢出现开裂,并不断向上延伸……

风剥雨蚀,劫火硝烟,它虽沧桑残旧,却不改人们的挚爱深情。

在人们心中,它早已是神一般的存在。

它护佑一方,威猛刚毅,是狮城无可替代的文化符号。

一对留日的中国夫妇回沧省亲,在大铁狮下留影,走时带走铁狮子脚下一包泥土……

加拿大残疾运动员汉森坐着轮椅环游世界,来到沧州,一定要到大铁狮前拍照留念……

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沧州绝招》,舞台背景一定要选昂首的大铁狮……

沧州制酒厂出产的优质白酒,有一款就是以“铁狮子”昭示世人,留传至今……

多少人上学归来、回乡省亲、结伴游玩、朋友小聚,甚至结婚留念,都选择在它身畔,留下一张倩影,从此人生的风华和追忆,紧紧地与铁狮连在了一起。

铁狮,那是故土的厚爱,那是沧州的情怀。

于桂亭,这个喝着运河水长大的沧州男子汉,对本地风物有一种特别的热爱。他热情好客,广交朋友,国内外朋友到沧,于桂亭极尽地主之谊,经常带着客人看看当地风景。沧州铁狮子,是他去的最多的地方。亲自陪同,亲自讲解,他对铁狮子的历史,对铁狮子的关注,比许多企业家更深厚一层。

可以说,他对铁狮子的感情,就是对沧州故土的深情。

可每看一次,他心中的疼惜就加深一层。

他仰望着铁狮的眼神常常是幽深的。

他仿佛在轻叹:欲加保护,为何却加剧残破?

他仿佛在追问:万一铁狮破碎了,怎么办?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没有人知道,从他的企业利税超过一千万,他就黑上心要为铁狮子做点事。

或者说,从企业有点实力后,他就惦记上了铁狮子。

可是,他只能惦记着,把念头在心里存着,却不知道能为它做什么。

他也知道,沧州对铁狮子的研究和保护一直没有停过,尤其是近几年,铁狮子的抢救保护列入国家文物局的议事日程,有关部门甚至不惜动用国际国内的力量,组成专家组成员,数次莅沧,探讨研究铁狮子的保护方案。

     然而这个课题,至今还是个难以攻克的难题。

        在全球技术一体化的时代,依然找不到保护的良方。

他不能不扼腕叹息。

有一次,他听说有位企业家在人民公园摆放了一个铜狮子,心中不由一喜,他能铸铜狮子,咱不能铸个铁狮子吗?

咱再铸个大铁狮子,过了千年,不也是宝物吗?文化传承的想法不就实现了吗?狮城之称不就永续了吗?

这个念头,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心。

但是只能藏在心里,那是他的秘密。

他在等,一直等,等一个机会。

做这件事,得等个天时地利人和。它和建个教学楼,修条马路不一样。

有时候主动就是被动。

有时候好事就是难事。

沧州要建狮城公园,市政府要重铸铁狮,市长让他出面组织捐款,机会来了。

“尊敬的刘市长:

据悉我市新建的狮城公园拟重铸一尊铁狮子,我们认为这是一件得民心顺民意的大好事,同时也是落实市政府提出的‘三年大变样’,建设新沧州、美化新沧州的明智之举,更是将千年国宝得以保护、延续、重振雄姿的最佳选择……”

于桂亭戴着花镜,趴在办公桌上,用修过脚的手,一笔一划写着“请缨信”。

“如果铁狮挺立在我市的西大门,其威武雄壮的气势、栩栩如生的姿态,定会让全国人民看到这就是狮城的象征……我们支持市政府重铸铁狮的决策,同时也诚挚地恳请将重铸铁狮的任务交给东塑集团来完成……

这些年,东塑进入发展快车道,形成了以工为主、多业并举的集团公司。我们的成绩取得归功于党、归功于市委、市政府和沧州父老乡亲的鼎力支持和帮助。作为企业,我们以社会职责为己任。尽管,我们一直努力用不同形式回报社会,但我们仍觉得做得很不够。巧逢重铸铁狮这个机会,我们恳请市政府给予东塑集团‘特殊照顾’……”

六十岁,于桂亭到今年整整六十岁了。

六十耳顺,在他心里,今后的唯一任务,就是报恩,报恩,再报恩……

他认真地写着,时而疾书时而沉思。

他身后,是中华慈善总会刚刚颁发给他的“中华慈善突出贡献人物奖”大红证书。

第二天,一封“请缨信”就送到了市长办公室。

 

4、大悲院之行

 

 

送走了信,于桂亭脸现凝重之色。

他把集团总经理赵如奇叫了过来。

“如奇,市里决定建狮城公园,要铸一尊铁狮子,我决定咱们捐资重铸,已经跟市长请缨了。”

“董事长,这是好事,咱们举双手赞成。”

“信很快就能批复下来,我考虑,咱们得把这件事当成头等大事来做……”

“我明白,董事长,您有这心思,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机会难得,您有什么吩咐,就说吧……”

“市里成立了重铸铁狮工程协调领导小组,我决定让你参与其中,集中精力,具体负责。赵总,你有什么意见?”

“我个人没有什么意见,我服从集团的决定,一定不辜负董事长的期望。”

赵如奇从1985年调入东塑,得到于桂亭一力栽培。他从车间注塑工干起,先后做过销售科长、供应科长、分公司经理,现在已是于桂亭手下得力大将,挑起集团总经理重任。

“赵总,资金的问题,你不用考虑,用多少,咱们捐多少,咱们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市里和专家们的工作,随时听候调度。”

“董事长,我明白,您就放心吧。”赵如奇点头。

“不过,眼下就有一件事,我得去做,你安排一下。”

“董事长,什么事?”

“咱们上天津大悲院去一趟,关于重铸铁狮子的事,我还有许多疑惑,我得去弄明白。”于桂亭神情颇为认真。

“好,董事长,我马上安排。”

天津大悲院又叫大悲禅院,是天津市最大的佛教寺院。1983年被列为全国重点佛教寺庙之一 ,1986年正式向社会开放 ,广有盛名,香火旺盛。

在朋友的联系下,于桂亭带着数人,赶到了天津。

穿过繁华的宗教文化市场,眼前是一片郁葱的丛林寺院,一对石雕雄狮高踞寺门左右 ,门额上有“真如觉场”四个敦厚大字。

天津佛教协会的朋友已经在门前迎候。在他们的带领下,于桂亭顺利地见到了大悲院方丈智如法师。

于桂亭面容很严肃,诚心请教。

“法师,我此次前来,有两个问题想请教。沧州市政府要重铸铁狮,我已决定全力捐资。这个大铁狮是国宝,我不知道,重铸这件事从政策上有没有妨碍……”

于桂亭的意思,铁狮是文物,国家的文物保护政策,对此是不是有什么说法。你别弄着弄着,弄到半截腰了,人家又不允许你铸,那就砸了。

法师说,根据相关的政策,只要不是原模往下套,就没问题——一模一样是不允许的,如果一模一样,那就是复制文物,那就是造假,有以假乱真之嫌,你比那个大一点,或者比那个小一点,就没什么问题。

于桂亭点点头,说:“这个问题明白了。”

他又问:“法师,铁狮子传说是文殊菩萨的坐骑,是沧州的魂,是沧州人的精神图腾,从宗教的角度讲,也算是佛家圣物,我一个民营企业,能不能铸,会不会‘伤众’?这也是我的困惑。”

法师微笑作答:“你来做的这件事,是对文化的传承、历史的尊重,是风物的延续,不管对社会,还是对大众,都是一件好事。不管是个人,还是企业的名义,做这件事都值得褒扬,不必有顾虑……”

于桂亭双目炯炯,深鞠一躬:“谢谢法师指点迷津,我明白了。”

千年铁狮,既是一种文化符号,也是一种精神象征,又是一个佛教圣物,它对沧州、对沧州人的意义重大。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国宝,由一个民营企业来捐铸,于桂亭不能不细致、周到考虑。

大悲院之行,他再也没有顾虑。

“如奇,重铸铁狮,与铁狮结缘,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要举东塑之力把这件事办好。”他又一次叮嘱,平静的话语掩藏着内心的波澜。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句话就是,“重铸铁狮,是我一生最大的德行。铸完铁狮,我人生无憾了。”

 

 

 

5、搁浅的方案

 

20097月,颐和大酒店二楼会议室。

副市长赵义山召开专题调度会,着手研究铁狮子及相关问题。

市园林局、市建设局、市文物局、泊头市相关人员十数人围聚而坐。与以往调度不同的是,这次东塑集团董事长于桂亭和总经理赵如奇也身列其中。

早在这年五月,狮城公园的规划方案通过后,有关部门就开始了铁狮方案的设计工作。市园林局遍访英才,多家单位参与了方案设计,市政府相关部门通过会审,已决定采用中央美术学院的铁狮雕塑设计方案。

待到东塑参与时,铁狮方案已经确定,也已遴选了两家制造厂——泊头东建铸造公司、泊头兴达汽车模具制造厂。

这次会议的议题,主要是听取两家企业关于重铸铁狮方案的汇报。

有了设计方案,有了铸造企业,剩下的就是真刀真枪地弄模型了。

几天后,从上海专程请来的测绘专家到了。

上海专家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庞然大物,一个个对着铁狮表露出惊讶和叹服的神情。

沧州铁狮曾经是旧州开元寺的镇刹之宝,又传说是文殊坐骑,加上历尽千年沧桑,依然威风凛凛神态傲然,人们对它自然而然增加许多虔敬。

面对铁狮,测绘专家们焚香跪拜,一片肃然。

遥想当年,后周广顺年间的开工铸造,李云带领徒弟,也是这样洗心革面般地虔诚祷告吧。

人们的虔敬,增添了这份工作的神秘色彩。

各种传说不胫而走。

村民说,开工测量那天,众人拜罢,旧州上空突然间阴云密布,狂风大作,暴雨如倾,而百步之外却是艳阳高照……

而更玄的是,一个年轻的技术员,有一次忘了给铁狮子拜香,竟腹痛不止卧床不起,他猛想起此事,立即到铁狮前焚香祷告,随后即健旺如初……

专家们带来了德国最先进的三维扫描测绘仪器,对着铁狮子进行精密测量。

东塑集团赵如奇几乎是全程陪同。

专家越测量,心里越叹服,“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铁狮子了,被称为国宝,当之无愧。你看它高大威猛,精神抖擞,有动有静,生动传神,真是一件艺术珍品……可惜残缺了。”

赵总笑了:“所以市政府才要重铸铁狮,我们董事长才要倾囊相助。我们就是想把国宝的魂魄和精神图腾,都保留下来,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专家佩服地点点头:“你们董事长了不得。他能从文化的高度,城市的高度,历史的高度看待这件事,了不得。”

“要实现重铸铁狮这个宏愿,就要靠你们这些专家鼎力相助了。”

“赵总,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精益求精,竭尽全力的。”

骄阳似火,专家们测得精准认真。

可是铁狮身上的残缺却给测绘带来了很大困难。

“赵总,我们需要铁狮残缺部位的影像和图片资料。”

赵如奇抱歉地摇摇头,“没有啊,铁狮子完好时期的影像资料、图片资料都没保留下来。”

“那我们看看相关的地方志和史料吧。”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测量,是一个印证、揣摩、综合力学、美学、写实又超越的感受过程。

测绘数据出来后,经过计算机技术合成,又把一组组数据,转化制作成石膏模型。

很快,按照模型12加工制作,再逆向扫描,在计算机中建立数学模型,等比例放大,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工序,铁狮子的效果模型终于制作完成了。

于桂亭赶到了现场,只看了一眼,就在心里摇头了。

这尊铁狮子模型,比真家伙好像少了些什么。

市领导们也看了,也觉得形神都差了许多。

这是个数控机器雕洗出来的工业品,而不是艺术品。

多次修改模稿,依然达不到满意的要求。

方案搁浅了。

 

 

6、另寻高手

 

时任园林局局长的王生辉、文物局局长王玉芳、东塑集团董事长于桂亭坐到了一起。

这个方案行不通,就得另找人来做。

找谁呢?

国内最有名气的,业界内首屈一指的雕刻家,当数北京钱绍武。

年逾八旬的钱绍武老先生,系江苏无锡人,雕刻家、画家、书法家,长期从事美术教育和美术理论工作,现为中央美院教授,首都规划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委员会会长。其子钱瑞泽师承家教,游历欧洲,形成了自己对艺术风格的独特追求与探索。他的作品追求写实主义传统,善于捕捉被塑者特有的神态,将独具特色的时代风貌、阅历信息集合在雕塑作品里。对宗教题材的艺术,在不懈追求其神圣感的同时,力求用新的审美观将人的亲和感融入神圣哲理。

于桂亭一听二人介绍,两眼放光,说:“好,我们就请钱绍武老先生。”

事不宜迟,赶赴北京。

200994日,北京清华大学雕塑实习基地。

钱绍武的儿子钱瑞泽迎来了沧州一行数人。

于桂亭真诚求教,钱瑞泽热情相待。双方就铁狮重铸的艺术加工、模型制作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钱瑞泽说,重铸铁狮涉及多个方面的工艺,我负责制模,向你们推荐上海浦宇铜艺装饰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西岳,他专业做铜艺,工艺铸造是内行,让他也参与进来,一起合作……

由此,上海高级工艺美术师李西岳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200999日,绿树荫浓。

沧州市园林局,满枝翠绿越过墙头,直铺展到院内的小竹林。

办公室里,东塑集团、园林局、北京钱绍武文化艺术研究中心、上海浦宇铜艺装饰公司正式签署制作加工合同。

甲方代表人赵如奇、郭春生;

乙方代表人钱瑞泽、李西岳。

鲜红的印章揭开了铁狮重铸项目的新页。

在北京制作泥模的过程当中,李西岳和赵如奇开始了踏访铸造企业的行程。

有技术,有实力,还得愿意干这个活,这样的企业在哪里?

两个人遍访东光、孟村、泊头一带的铸造企业,像大海捞针一样,寻找那个有缘人。

同时,他们也把寻找铸造企业的信息,发布到了网上。

这天,他们多方打听,来到了泊头万家寨村。

村边的一座铸造加工厂,映入眼帘。

高高的冲天炉冒着青烟,工人们有序忙碌着,经理苏东利不在家。

工人们领二人转了一圈,看了看厂地和设施,李西岳问:“你们这儿能铸八十吨的大铸件吗?”

工人说:“咋不能呢,你去打听打听,这方圆多少里,就咱们能铸八十吨的大家伙。”

李西岳留了电话,说:“我就住在泊头招待所,你们老板回来,给我打电话,我们有个大活儿。”

苏东利从外地出差回来,听工人一说,立即给李西岳打电话。

“你有嘛大活儿?”

“我想铸铁狮子。”

“沧州大铁狮子呀?”

“是呀。”

“不是找了泊头东建了吗?”

“没成。要重新找。”

“我想做这个东西。”

“那咱们见面谈。”

 

 

 

7、拍板!整体浇铸

 

苏东利,泊头万家寨人,河北华民铸造有限公司总经理,时年28周岁,2004年华北电力学院毕业后,子承父业,接管了家族企业。

小伙子血气方刚,一脸厚道,做事肯钻研,几年历练,说起铸造句句内行。虽是民营企业,但在周边,也是响当当的能铸大件的厂子。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李西岳和苏东利一谈,苏东利挺爽快,“我铸!”

单从铸大件上说,他不憷头,他的厂子也承揽过百吨左右的大件,还出口过日本和东南亚等国呢。这个大铁狮虽没铸过,但是他想挑战,年轻人,没有考虑名利,甚至是失败。他要做一件了不起的事。嘿,咱泊头是铸造之乡,咱有机会也扬一下泊头的威名。

众里寻他千百度,踏破铁鞋缘分来。

全国有名的雕塑大师、上海著名的铜艺师、泊头铸造业新秀、沧州慈善老板,因缘际会,因铁狮子聚在了一起。

20091023日,东塑集团会议室。

苏东利加入了重铸队伍。

于桂亭是个特别爱开玩笑的人,一见苏东利,就幽了一默:“咱们的国宝铁狮子,铸造师留下来的有名有姓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李云,一个是窦田,再一个就是郭宝玉,而苏老板姓苏,看来一定不是他们三个的后人了。”

苏东利闻言哈哈大笑,“于董事长真幽默,虽然我不是他们三个的后人,可我一点也不感到遗憾。”

“这是为何呢?”

“我想也许他们三个古人,没准还会很羡慕我呢,因为,在一千多年以后,我能借于董事长的东风,重铸铁狮子,这是多么大的荣光啊。再过一千年,说不定我的后人也为能姓苏而骄傲呢。”

众人都哈哈笑起来。

于桂亭点上一颗烟,转入了正题,“作为要超越古今的巅峰之作的项目,苏老板,你得有充足的准备。”

苏东利说,“我虽然经常承揽铸造百吨左右大件的任务,但像这样的工艺品,还是第一次,只要于董事长信得过我,我愿意接受这个挑战,哪怕付出全部的努力,我也要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铁狮子是我国铸造史上的珍品,是沧州人民智慧的结晶,咱们千年铸一回,我的意思是,我们也要铸造一个屹立一千年、两千年、甚至更长时间的铁狮子,做就高起点,到了位,要么还不如不做……铸出一个精美绝伦、形似神似的铁狮子,还请大家各抒己见,群策群力啊。”于桂亭眼瞅着众人,言简意赅。

“千年前李云铸造时,用的是泥范明铸法,分节逐层浇铸,现在技术先进了,咱们浇铸技术应该没问题。”

“整体浇铸难度大,分体浇铸就容易多了。当初市政府的初设方案,许多专家倾向于分体浇铸,这样省时省力,也节省费用,当然也稳妥和保险。”

“其实分体浇铸焊接后,也根本看不出来。”

人们七嘴八舌地说着。

“古人在生产力那么落后的情况下,还能铸造出这样的整体作品,咱们不能为了省些成本和力气,造一个拼接的铁狮子,这样不但对不起古人,也给后人留下笑柄……这不是看出看不出来的事,它既然是文化的传承,就得突出传承二字,用现代技术这样分体,那就不是传承的意义了……也就是说,这个老铁狮子是世界之最,那么新铸的铁狮子也应该是世界之最,这个原则不能变。”

于桂亭很坚决。

“那咱们就根据传统技术的原理,结合现代复合铸造工艺,来研究怎样整体浇铸……东利,你从现在起,就得做厂地的准备工作。”李西岳发话了。

“没问题。”苏东利说。

 

 

 

8、大地坑

 

 

泊头市郝村镇万家寨,是个只有上千口人的小村。

村里人几乎祖祖辈辈都有从事铸造业的人,到现在,大小铸造企业遍布四方。

河北华民铸造有限公司就建在村边。

苏东利承接了任务,首先得给大铁狮弄个安身之所。

“造型坑”。

按设计,这个铁狮比原来的大,重达百吨,放在地上,得有三层楼高。怎么浇铸呢?放到地型坑里。

地坑在厂房的东端,一边改造厂房,一边挖地坑。

挖大地坑就遭遇了想象不到的困难。

挖到一米多,坑底汩汩冒水。

排水,在地坑两侧打了两眼降水井,各深十余米,降水一周。

再挖。

还是冒水。地坑周边不断塌方,挖土机无法施工。

在地坑四周又分别打了四眼降水井,深近30米,昼夜不停排水。

还是不行。

原计划挖好地坑后,用混凝土浇筑四壁。现在一边挖一边塌,随时有生命危险,第一套方案失败。

苏东利看着四处冒水的地坑,黑白琢磨,这个地坑绝对不能冒水、渗水,哪怕是潮湿也不行,铁水和冷水一碰,就是个大炸弹呀。

没法了,请专家吧。

人们从北京请来了专门做地下水处理的专家,还请来了地质勘探人员,一起出谋划策。

再排水,围着地坑一共打了18眼降水井。

根据专家的建议,人们谋划了第二套方案。

那就是在现有三米深的地坑底层打工字钢压桩,压完桩后再用挖掘机挖土,完成后将地坑四周用钢板焊接。

由于土质松软,焊接钢板超重,工字钢桩移位。地坑严重变形,钢桩和钢架又被吊出工作面。

第二套方案又告失败。

清理施工现场,研究第三套方案。

扩大挖掘机开挖面积,深度达到九米,宽九米,长十二米。

地坑底下垫沙子,然后是一米深的混凝土,混凝土都是从沧州大公司买的——保证质量。相当于坑底筑了一米深的混凝土底座。

然后再焊钢结构。

钢材都是200毫米厚的工字钢。焊接出一个宽九米、长十二点五米、间距为一米的钢结构地坑底部框架。

框架吊入地坑,校准垂面,再次浇铸。

然后在地基面上用十六毫米厚的钢板焊接宽九米、长十二点五米、深八米的钢结构造型工装地坑。

相当于把一个大铁盒子埋在地下了。

为防止回填土把坑壁挤压变形,在距离地坑四周十二米处,各预埋一个八吨重的石墩,用作固定点。用钢丝绳和工字钢与地坑框架四个面分别连接固定。

就这个地坑,光钢材就用了108吨,花费五十多万元,远远超过了预定的20万造价。

 

 

9、模型入坑,制作外范

 

1116日,铁狮子模具由北京运抵泊头。

鞭炮响起,焚香祭拜,迎接狮模。

北京赶制铁狮模型,也是个浩大的工程。

先是弄出个小狮子造型,品评过关后,放大成实物大小,在偌大的基地,搭架子先雕出个大泥模。大泥模完成后,又翻成玻璃钢模具。

从北京运来的,就是这玻璃钢模具。

模具到来,北京制作方技术人员再进行组装成型。

数天的忙碌后,一头威武的狮子出现了。它站在工地的西北角,头向东南歪着,注视着这陌生而新奇的一切。

人们从村子涌来,对着大铁狮品评论足,孩子们时不时上前摸一把,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也有人拿着相机,对着它一阵咔咔猛拍。

两个月后,新铁狮亮相的消息开始在媒体上披露。

而此时,现场的人们,除了忙碌就是忙碌。

模具进入地坑,开始进入砂型制作阶段。

上海的造型工和华民的铸造工人一起,联手奋战。

为了铸铁狮子,华民的其他业务都停了,工人们全力以赴为铁狮服务。

华民铸造车间开动三部碾砂机,每天供砂量最高时达到七十吨。

从腿部做起,腹部、腰部、背部、臀部……

从头到尾,从趾到毛发, 这些砂型活块,要把整个狮子严严实实包裹起来。

机器隆隆转动,工人一溜小跑,技术员一丝不苟。

风在吹。冬天的风飕得人脸几乎僵硬了,不停劳作的手,早已是粗糙皴裂。

赶进度,赶进度。

不眠不休,吃饭无时。

气温下降,雪花飘洒,寒风像在和火热的心较劲。

这个铸造工艺,掺杂着现代和传统技术,所以比平常做个百吨之上的铸件,可是费大劲了。

这个过程,简单说,首先要在模具上制作砂型“外范活动模块”,这些模块达三十余块,其中最大的超过十吨。

外范完成后,做好标记进行拆分,然后烘干固化处理。

这时候,玻璃钢模具的作用就完成了,进行拆除。

外范活块内壁附上一层相当于铸件厚度的泡沫板,用防水胶带固定。

把这些外范活块再自上而下“合范”,一边合范一边塑内型砂芯。

塑成内芯后再把外范去除泡沫隔层。

铁狮左肋腹腔内壁雕刻天津大悲院智如法师传授的金刚经。

由于内芯砂型巨大,不宜拆分,在狮子腹部采取了消失模工艺,在狮爪和狮口等精细部位采用了蜡模和毁模造型。

为了掌握浇铸时铁水到达阶段层的高度,在砂型内部不同的地方安装了示意灯装置,以启用不同层面的浇铸冒口。

说明白了,其实就是一个外范活块,套着一个砂型内芯,中间是所铸铁狮壁厚的空间。

铸这个铁狮子为什么费劲呢,就是既复杂又麻烦还得精细,这里面又有传统工艺,又有现代工艺,跟现在企业铸造机床的技术截然不同。所以专家们一直在研讨,在争论,在摸索。

一个多月后,这一系列复杂的程序终于都完成了。

万事俱备,只等浇铸。

 

 

10、一铸失败

 

2010128日,农历腊月十四。

面对这千年铸一回的神圣任务,面对这怒目圆睁威武雄壮的大铁狮,人们宁可相信它是有灵性的,宁可相信它是文殊菩萨的坐骑,所以每一举一动,都带着毕恭毕敬的虔诚。

开火前,人们摆上三牲祭礼,时鲜瓜果,焚香祷告。

人们从附近的村子赶来,看步履匆匆的工人们做着浇铸前的各项准备。

这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事,所以连工人们都一个个显得庄重严肃,诚惶诚恐。

于桂亭匆匆赶来了。

于桂亭一直牵挂着重铸工程。

虽然已委派了总经理赵如奇,他心里还是一直牵挂着,其间数次跑北京泊头,不时问起铁狮的情况。

浇铸是关键的关键,他想亲眼见证这个过程。

冲天炉熊熊燃烧。

坚硬的生铁一点点熔化。

在敞风漏气的厂房里,人们似乎都忘记了天气的寒冷。

中午,于桂亭和工人们一起,泡了碗方便面裹饥。

下午350分,各项准备工作就绪。

数台天车同时起吊。

它们吊起盛满铁水的座包,向铁狮的浇铸口倾下铁水。

大地坑瞬间变成了铁水流动的火坑。

于桂亭就站在地坑的旁边。

人们劝他到一边等待,他不肯。

这里很危险,真的很危险。他还是不听。

工人们都事先进行了多次演练,对各个步骤操作稳妥有序。

于桂亭就站在那里,看工人们浇铸。

他在那里站了三个小时。

这个过程,铁水平稳流入,但好像并不那么顺畅。

在这三个小时里,他隐隐有了一种预感,他在心里为结果做了最坏的打算。

鞭炮声里,所有人都过了一个并不踏实的新年。

半个月过后,正月初二。

清砂的日子。

苏东利的爱人生孩子,他没有陪在身边。

他只顾得给女儿起了一个名字,叫狮缘。

地坑围砂清完,人们仰脸看着大铁狮,一个个都呆了——铁狮身上有裂痕。

现场的人们,许多都哭了。

苏东利像木头人一样,蹲在坑边,盯着铁狮子看,看了老半天,然后一言不发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办公室。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待了一整天。

从铸铁狮开始,他就在厂子旁边搭了个小板房,日夜折腾,有家不回。订单也不接了,电话也关机了,胡子不刮,头发不理,有一次他母亲到厂子来找他,走个对头面也没认出他来。

老人家当时就落泪了,说:“儿啊,你这是怎么啦?”

唉,这一年来,铁狮子闹得人们都没魂了。

可人们忙了一年,盼了一年,电视台做好了拍摄准备,报纸也披露了新铁狮将亮相的消息,结果却是如此霹雳——狮身有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