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脚工到董事长》

DETAILS

37.第十四章 庄园梦圆——无醉无眠喜欲狂

浏览量

1、找点高兴的事

 

20135月的一天。

这天晚上,颐和大酒店大厅里笑语声声。

于桂亭在这里招待前来考察的浙江海宁商户。

席间出来,正碰到沧州师院党委书记陈西峰在楼道里打电话。两人一见惊喜握手。

“大哥,你也在这儿?”

“是啊,今天有海宁来的商户。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你。”于桂亭笑意盈盈。

“我们几个熟人,小聚一下,没敢邀你。知道你忙。一会儿我过去给大哥敬杯酒。”

“别介。我这儿烂腾,一会儿我过来,串桌,我有话对你说。”

陪了一圈商户们,于桂亭到了陈西峰所在的雅间。

这一桌是朋友们小聚,大部分都认识于桂亭。大家听说他要来,自动空出了“主位”。

“对不起了,来晚了。”于桂亭话一出口,大伙哄堂笑了,有的还鼓起掌来。

于桂亭莫名其妙:“这是干啥?”

“大哥,刚才陈书记跟我们打赌,说您一进门,第一句话准是说,对不起了,来晚了。这还真叫他猜对了。”

于桂亭嘿嘿笑:“陈书记就是故事多。”

“大哥,你这么忙,俺们想见你,实在不敢打扰你。听说你要来,大伙都盼着你呢。”陈西峰说。

“盼着我嘛,盼着我来了,灌我酒?”于桂亭一贯地幽默,“我知道你们喝酒不要我,我是自个哭着喊着要求来的。”

大伙哈哈笑着干了一杯。

“知道我为什么愿过来吗?一是想哥们儿弟兄,难得见见面说说话。再一个老是这客户那领导,咱多多少少得装着点,累得慌。我上这儿来,借劲儿轻松轻松。”于桂亭笑道。

“老兄,你是真忙。我看报道,你又在弄什么商贸城,老兄一出手,就是大手笔啊。”

“什么大手笔,就是干点人事。我不干好事,也不干坏事,就是干点人事。”

众人又笑。

正说着,陈西峰想起什么来,“大哥,你不是有事跟我说吗,什么事?”

“我是看见你了,才想起来,你以前不是说过,要给我找点学生资助吗?你答应我了,就得办啊。你说过去就没音了,我资助个学生还得求着你,今天,就算我求你了行吧?”

陈西峰一听,恍然大悟。

他对众人感慨道:“你们不知道,于大哥说的是什么事。前一段时间,我们在个场合碰见,闲说话,我就说起,现在学生还有挺贫困的。有一次我上食堂去,看见一个孩子,偷偷把别人扔掉的半个馒头捡起来吃了,我要不亲眼看见,我都不信,还有吃不饱的……当时大哥听了就说,现在还有这么穷的吗,我真不知道,你找几个贫困的,我资助资助。唉,我当时也就以为大哥随便说说,哪想到人家心里一直想着,倒反过来追我……你说我大哥,这多忙啊,说日理万机也不为过,就这么点事还惦记着。大哥,我真是让你感动了,我诚心诚意敬你一杯。”

“我就见不得别人受罪。你一说还有吃不饱的学生,我就觉着受不了。你给我找几个贫困生让我资助,是帮着我花钱,是叫我高兴,我得谢谢你。”于桂亭说。

“我大哥就这一点叫人宾服。有了钱,投资教育,做慈善,回报社会,人家这社会感责任心,谁能比?大哥,有你这句话,我就不见外了,我还非得在学校给你找点高兴的事。”陈西峰说。

“没问题,你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你需要什么就说。有困难,找大哥,要花钱,找大哥。”于桂亭的“大哥”风范又露出来了。

“嘿,你看于老大,真是个慈善家。”旁边的人们止不住挑大拇指。

“什么慈善家,我就是找点高兴的事做。咱们不是老讲和谐吗,叫我说,和谐就是匀乎匀乎。”

一桌子人都笑。

“大哥,我这么想,咱这钱要花得有意义,能激励教育学生才行,现在贫困的学生,怎么说毕竟是极少数,资助他们没问题,你看咱们出资,也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行不?”

“没问题。怎么资助,奖励哪些人,我听你们的。我只管一件事——掏钱。”于桂亭挺痛快。

“大哥,这不行,我还有要求,你只管掏钱不行,到时候,你得亲自给学生发奖,讲讲话……”

“嗨,讲嘛话呀,我给钱就行了呗?别弄那么复杂。我憷头跟学生讲话。”

“那不行,你要不去,这钱俺们不要,说好了,你得亲自出面,啊……”

陈西峰看中的不是钱,而是于桂亭董事长的激励作用。于桂亭的创业经历,做人风范,就是学生身边最好的榜样。

于桂亭也明白陈西峰的意思,见推不过去,只能点头了。

两人吃着饭,就把资助的事酝酿得差不多了。

旁边的人听着,止不住纷纷感慨。

“你看人家于总,做善事真不含糊。这些年,光给教育就捐多少了。”

“我有钱就愿意往教育上花,只有教育是改造人提升人素质的,往教育上投钱最值。”于桂亭哈哈笑。

“这思想,这境界,沧州这么些大老板,还真是少找这样的。”旁边人感慨。

 

2、学子奖

 

 

于桂亭又找了一件高兴的事做——拿出一百多万捐助沧州师范学院。

师院党委经过研究,决定用这笔钱设立优秀学子奖,每年奖励10名品学兼优的学生。

东塑学子奖应时而生。

于桂亭由此与师院结缘。

为表谢意,师院为此专门搞了一个启动仪式,邀请于桂亭参加。

在这台专门为于桂亭举办的“微笑师院”晚会上,学子们精心准备了十几个节目,奉献给他们敬慕的企业家。

没有比这更隆重更诚心敬意的了。

“大哥,你得给学生们讲讲,俺们真心实意地邀请你来。你的成功,你的做人,就是最生动的教材。身边的榜样,是最有教育意义的。”

“不行,不行,我这两下子,胡白话行,给学生讲可不行。你别让我现眼了。”于桂亭推。

“大哥,你都这么大成就了,就别谦虚了,你再谦虚,还叫我们活不?你随便讲,讲什么都行,你讲什么都是传经送宝。”陈西峰力邀。

于桂亭不是谦虚,他是真心实意地不愿讲。

一个是他太忙了,集团几件大事正在酝酿之中,他心里不静。再一个,他怕他那些“歪门邪道”的理念不适合学子们,要那样,就起反作用了。

尤其他又是上学少走向创业的一类人,他怕学生们掉进“读书无用”的坑。

但是陈书记百般力邀,他又实在盛情难却了。

时间定在了2013625日。

于桂亭极为认真地对待了这次讲话。

“肖书记,你帮着理理思路,我要到学校去讲,咱可不能顺嘴说,我得准备准备,得说点对学生有意义的。”于桂亭的神情颇为认真。

肖书记笑,“董事长,您参加过多少大场合,可是也没费过这样的神思。”

“这次不一样,跟学生讲,我得琢磨琢磨,我这没文化的,别把学生带沟里去。”

许多人并不知道,于桂亭口才极佳,是个演讲家的水平。什么场合,都没憷过,讲什么话,从来不用讲稿的。

不仅是大会小会,就是电视台采访,哪怕现场直播,他也从来没准备过讲稿,顶多就是在心里捋捋思路,然后现场发挥。

这又是一个“于氏特色”。

而他还有一个很大的特色,不管嘛场合,都必须用“沧州话”讲话。

你要不信,在此给大家讲个段子小证一下。

那一年,他被评为河北省年度经济人物,到河北电视台参加颁奖仪式。

头一天晚上彩排,获奖者们很配合地听主持人摆布——站什么位置,什么节点讲什么话。于桂亭也相当重视这个荣誉,穿得西装革履,想说的话也提前捋了几遍,还下定决心用普通话讲。该于桂亭彩排了,他站在台上,那些话原本在他心里装着,但刚说两句普通话汗就出来了。

他问导演:“可以不说普通话吗?”导演说:“可以。”于桂亭说:“要是可以,用不着彩排了,明天我现来来就行。”导演乐了,说:“真不用彩排了?”于桂亭很有底气:“真用不着,你要让我说普通话,我得练一宿,你困我也困,还耽误明天的事,你要让我说沧州话,明天一点问题也没有。”导演答应了。跟他一块儿去的朋友止不住嘀咕,“大哥,咱这种场合可不能丢人啊,你还是彩排一下吧。”于桂亭一乐,“你甭嘀咕,让我讲沧州话保准没问题。”

第二天直播,十个获奖人物,十个方阵,演播大厅坐得满满当当。其他九个人上台,都说得中规是矩,只有自己方阵的掌声最响。于桂亭上台,一脸轻松,一张嘴,满口正宗沧州话,台底下哗都乐了。这就是于桂亭要的效果。获奖感言让他用沧州话说出来,不知怎么就那么生动抓人。他瞅着台底下第一排观众的表情讲,意识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得把他逗乐,只有乐了,人家才能给我鼓掌。他不高兴,他不认可,给你鼓什么掌,我站在台上也尴尬。讲到上市的时候,他说:“上市过程我不想汇报,这六年时间,没法汇报,但是有一条,你们哪个企业想上市,你们就去沧州,我自个儿有个招待所,管吃管住不要钱,我给你传授不了什么经验,但是我会把所有的教训都告诉你……”说到管吃管住不要钱,观众们哗都乐了,齐声鼓掌。于桂亭见好就收,鞠躬下台。全场乐了,他就知道,他讲的成功了……

大多数场合,于桂亭就是这样现场发挥的,你不能“摆布”他,一摆布,他的随机应变劲儿就没了。

对师院学生们讲话,于桂亭真认真了,这一认真,反而坏事了。

 

 

3、殷殷话语讲“能力”

 

 

沧州师范学院大广场上,一千多师生瞩目主席台。

校长刘树桢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随后,于桂亭在掌声中上台。

于桂亭白色短袖衬衣,黑色西裤,神情庄重严肃。

他冲台下一鞠躬,从兜里掏出了讲话稿——拿着讲话稿上台,这可是极少见的。

“尊敬的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尊敬的学校领导,我站在这里,就不知怎么讲话了,因为我只上过几年小学,为了上这儿来讲,我还专门写了讲稿……”

本来那些话都在他脑子里装着呢,这一照着稿说,他就觉出别扭来了。

而且,而且,还一本正经地用了普通话。这么一说,连他自己都觉着不像自己了。

念了没两句,他把讲话稿收起来了。

“我向领导们请求,我可以不说普通话吗?”

“可以,可以。”

“我向领导们请求,我可以随便说吗?“

”可以, 可以。“

”我真不习惯拿着稿念,我还是自己说吧。”他说着,把讲话稿收起来了。

他这一说,底下同学们哗笑了。

不拿稿子,他反而顺溜了。

他又变回了那个侃侃而谈风趣幽默的于桂亭。

“我没有文化,我就是一名修脚工出身的工人,我就是凭着自己的勤奋和小聪明干了点事,赚了点钱。我愿意用我赚的钱回报社会,尤其是奖励品学兼优的同学们。来到师院这个有文化的地方,我总感觉到不安,我怕给同学们做了反面教材——有同学说,你没有文化不也照样当了董事长吗?不也照样赚钱吗?学不学习不是一样吗?错了!今天我就是要告诉同学们,如果我像你们一样有文化,我会做得更好,我就会赚更多的钱来回报社会。”于桂亭的低调和谦和一下子就赢得了学生们的心。

“我这一生,唯一遗憾的就是上学少。我今天站在这里,没有什么高深大道理传授给同学们,我结合自己的经历,讲讲人必须具备的几个能力。”于桂亭的脸在追光灯下光彩熠熠。

“第一个能力,叫适应的能力。这是活的能力,生存的能力,也是提升自己的基本能力。

有人经常对我说,老于,你成功了,我说,我没成功,如果说我比别人做得好一点,那是我适应得比别人好。我参加工作51年来,其实每时每刻都在适应。13岁上班,我到澡堂子里,修脚搓澡当服务员。我年龄最小,去的最早,干活最杂,我得适应那个环境,塌下心来干。浴池干了6年后,我入了党,后来又去参军。我一下子就到了大兴安岭,那地方到处都是原始森林,没人烟,没道路,冬天冻得人要死,在这么严酷的环境里,有人哭,有人闹,有人装病,我还是适应,因为下定决心适应,所以就很乐观。新兵训练完考核,我枪法第一,综合项目考核第一,领导看中了我,让我当了警卫员……在部队的时候,我军功章、嘉奖令都有了,本来可以从排长直接提副团长,但因为要照顾病重的父亲,我选择回到沧州。

回到沧州干嘛?打铁,我被分配到电子设备厂打铁,每天轮18磅的大锤。打铁那个活儿,又脏又累,还火星子乱蹦,每天衣服上都是烧的小窟窿。我也很乐观,我觉着打铁挺好。我适应了那里的环境,也努力适应周围的人。打铁是两个人,师傅拿小锤给我指点,他指哪,我就打哪。有一天我师傅不干了,他把小锤一扔,说,凭嘛我给你指点呀,我不伺候你了。我那时一进厂,级别就比他高,他不服气,就想治我。我说,师傅,你说怎么着吧。他说,你拿小锤,我拿大锤,咱俩换个个儿。我说,行,你是师傅,你说怎么打咱就怎么打……我和师傅就换了个个儿。”

于桂亭说到这儿,底下学生们又哗地乐了,齐齐鼓掌。

“我拿小锤不得劲儿,师傅拿大锤更不得劲儿。打了几下就把他累得够呛,他也不好意思扔下不干。我就跟他说,师傅,咱俩这一换,都吃力。我拿小锤别扭,你拿大锤也别扭,咱俩还是换过来吧。师傅也不说嘛了,他又拿小锤,我又抡大锤了,以后,他再也不想换了……”

说到这儿,学生们又笑了,啪啪鼓掌。

于桂亭讲得很生动,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台底下的学生们听得入了神。

“……我在东塑已经35年了,在这期间,企业总资产从5万元增加到38亿元。这些年里,无论在什么环境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去适应,在适应中寻求改变。

我要不适应澡堂子的工作,嫌好道歹,我就不可能成为学毛著积极分子,不可能入党参军。我到了大兴安岭,我要不适应,装病怕苦,首长也不会相中我,让我成为警卫员。我打铁,我要不适应,怨天尤人,我也成不了车间主任……到了企业,我要不适应,害怕困难,想法逃跑,企业就没有今天……所以说,如果你想有所成绩,你就得学会适应。不管那个岗位是苦是累,也不管那个岗位人家看得起看不起,你都得适应,适应了,才能做好。每次适应,其实都是对自己的锻炼,都可以促使自己跨上更高的台阶……我一没家世,二没背景,三没文化,我能走到今天,能有机会为社会做点事,能有力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那都是我适应社会的结果……所以,我要告诉同学们,你学会适应,你就成功了。”

掌声,再一次热烈响起。

于桂亭不仅讲了适应能力,还讲了信心和激情,讲了理想和奋斗,最后还有意强调,文化知识是一切能力的基础。

他讲了一个小时,在掌声里鞠躬下台。

老师们暗自挑大拇指,于董事长真有料啊,学生们能坐得住,又能听得妙趣横生,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回程司机问他:“您老一讲一个小时,连口水都不喝,累不?”

于桂亭乐:“也累也不累。为嘛不累呢?说的都是我心里的事,这么讲一天也不难。你说不累吧,反正比扬一晚上场不轻松。”

司机逗他:“您老讲完了,我看学生都噌噌往厕所跑,您老要再讲,说不定就得有尿裤子的。”

于桂亭一眯眼,抿嘴一笑:“我也不能再讲了,再讲,我也憋不住了。”

两人放声大笑。

正笑着,叮铃铃,手机响了。

于桂亭拿起手机:“喂,方便,你说吧,嗯,嗯,行,我知道了,明天咱们碰个面。”

来事了。

 

 

 

4、以退休相“威胁”

 

嘛事?

于桂亭想了十年的三宗地又要拍卖了。

此次拍卖,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

两年时间,他无时无刻不惦记着他的地,梦里都是。

这一次,他的心又要烙上饼锅了。

2013628日。

北环一家名叫老友记的小饭馆。

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于桂亭和赵如奇、丁圣沧才顾得上来吃饭。

几个人也顾不上点菜了,只叫服务员看着给掂对几个菜,越快越好。

两个凉菜两个热菜,三碗白米饭,几个家常包子,一块儿端上来了。

该说的话,几个人都在办公室说了。该研究的问题,几个人也都研究了好几遍。

但是于桂亭好像还是“不放心”。

他拿起公筷,左边给丁总夹上一块鱼,右边给赵总夹上一块鱼。

“我还是那句话,事得看情况来。在这事上,你们俩必须听我的。”于桂亭重复道。

“行,董事长。”

“放心吧,于头儿。”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点头。

于桂亭还是“不放心”。

“这三块地,咱是想要,可以说,我想都想疯了。可是,咱不能不顾一切地要,你们俩真要为了我的梦,死活也拿下来,我就不干了,我就真退休。为了我的梦,把东塑弄没了,我还干这行子奏嘛。我成了罪人了,我。”于桂亭神情颇为认真。

“看情况来,看情况来,最好的结局是咱能拿下来,而且拿得起。”赵如奇说。

2011年庄园三宗地流拍,到现在已经两年过去了。这两年,虽然是大事小情不断,可于桂亭心里,何尝放下过这三宗地。

下午四点,连这三宗地在内的九宗地将再次扬槌。

地落谁家,这是个大问题。

于桂亭想要这三宗地,都要想疯了。

这一次再拿不到手,于桂亭将与三宗地永远失之交臂。

他的庄园梦,也永远无法再圆。

最了解他心思的是丁赵二人,最明白庄园梦的也是这二人。

所以,于桂亭怕他们不顾一切地拿地。他就是在场外指挥,二人也有可能“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们多么希望圆了这个梦,多么不愿为董事长留下终生的遗憾。

他们懂于桂亭的心意,于桂亭也看穿了部下的心思,所以他一再叮嘱,一再做不拿地的工作,甚至以“退休”来威胁。

上次拍地场景还历历在目,流拍造成的震动也看似已抹平,但这两年东塑要拿地的工作依然在做,可谁保证不出现变故。所以三人此时,看似都若无其事,其实都心事很重。

“事有再一,不会有再二。那一次,全世界都让着咱,所有同行都给了面子,这次,人家不会再那么客气了。”于桂亭似乎嗅到了战场上的硝烟味,“在这事上,争个你死我活,不值得。阿丁,听见了吗?”

此时,马志海升任沧州市政协副主席,卸任东塑地产总经理一职,丁圣沧挑起了总经理的担子。

丁圣沧闻言,一笑,“放心吧,头儿,我知道怎么做。”

他懂得,老板是想要地,但更希望他们顾全大局。

两个人吃着,听着,边吃边点头。

于桂亭喝了点酒,用温暖的目光看着两个爱将,他仿佛要把他们送到战场上一样。

“董事长,我们就直接去了。有嘛事咱们再电话联系。”两个人饱餐一顿,要走了。

“于头儿,你就静候佳音吧,我觉得,事准能成。”小丁倒是显得一派轻松。

于桂亭点头:“事往最好处做,往最坏处想。成与不成,晚上都别耽误回来喝酒。”

二人笑着上车。

 

 

5、十年期盼地归来

 

下午,河北省立法研究会在颐和大酒店开会。于桂亭既是东道主,又是研究会理事,做完了大会发言,又陪同与会者到明珠厂区参观。`

晚上,华灯初放,颐和大酒店笑语声声。

于桂亭的应酬任务刚刚开始。

“立法会”的有关领导陪得差不多了,他又“串”到另一个雅间里。

这一桌大多是朋友,是喝闲酒的,于桂亭放到最后招待。

朋友们已是酒过数巡,边聊边等他。

他还没坐稳,一位朋友就嚷:“大哥,你天天忙啥呢?俺们到办公室去都见不着你,找你喝酒还得排队……”

于桂亭嘿嘿笑:“嗨,昨天芜湖县来了一拨客人,我陪了一天。今天上午来个副省长,市里点名要我出面,下午又有立法研究会的在这儿开会,这两天事多点,脱不开身。对不起了,我先道个歉,自罚一杯。”说着,端起了酒。

大伙笑着一块干。

“要是不知道的,都寻思于老大还有嘛事呀,董事长,不就坐在老板椅上就行了嘛,其实,大哥,你是真忙。”一个人感叹到。

“有嘛忙的,不就是喝酒吗。我这几年一直在往后撤,就是喝酒这活儿还交不了。”

正说着,手机响了。

于桂亭看一眼来电,离座走到小厅里。

是赵如奇打来的。

“董事长,报告你一个好消息。地拿下来了。”

“三宗地都拿下来了?”

“是,都拿下来了。价位也在咱们的承受之内。”

“太好了。”仿佛春风扑上于桂亭的面颊,“快回来,我等着你们喝酒呢。”

“董事长,甭等了,下面的地还没拍完。我们再办手续,还得有一会子呢。”

“不行,多晚都要等。咱们得好好庆祝。”

于桂亭归坐,神情就有些不一样了。

“大哥,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有人提议了。

“不行,今天谁都不许走,刚才是我陪你们喝,从现在开始,你们陪我喝。我喝不够,谁也不许走。”

“出啥事了?大哥。”众人瞪大了眼。

“庄园的三宗地拍下来了。赵总刚刚给我打来的电话。”

“是吗?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咱们得好好庆祝庆祝。服务员,倒酒。”

众人又摆开了架势。

“给我倒一壶,这一杯,我得拿壶喝。还是这个痛快。”于桂亭向服务员示意。

“要这样,咱们都倒一壶,都拿壶喝。”

“大哥,给你祝贺。”

“董事长,给你道喜。

“老于,你这庄园梦终于可以圆了。”

于桂亭双眼放光,端着壶站了起来。

众人也站了起来。

“谢谢,谢谢。我太高兴了,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了,今天晚上,我们就是喝酒,什么也不说了。”

分酒壶叮叮当当碰到一起。

于桂亭一口干了。

这么多年,人们很少见过于桂亭这种喝法、这种神情了。

“大哥,高兴是高兴,你可别这么喝呀。”

“不行。今儿个我高兴,我想怎么喝就怎么喝,谁也不许管我。我可说好了,今儿个谁也不许走,谁也不许说不喝了,只要我喝,你们就必须陪我。”

于桂亭像个孩子一样,开始耍赖了。

旁边的服务员不经意地打了个哈欠,于桂亭注意到了,“这样吧,咱们别在这折腾了,咱到我家里去喝,小刘,你让厨房炒几个菜,送到家里去。”

众人应着,起身离座。

 

 

6、喜欲狂

 

一行人走回庄园去。

月牙高高挂中天,清蝉嘒嘒落槐花。

        是个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舒爽的夏夜。

夏至时节的风吹拂着人们的脸,带着颐和湖爽爽的凉意。

于桂亭像个摘了星星的孩子,脚步轻快,笑容荡漾,心鼓胀着风帆。

他等了十年的梦,今夜终于落进怀里,以致看那夜景中的一切,什么都是又真实又恍惚。

没有人理解他此时此刻极度欢欣的心情。

人家诗人高兴了,还有个漫卷诗书喜欲狂,于桂亭不读书也不写诗,酸甜苦辣唯有一杯酒相伴。

纵情一刻,唯有以酒抒情。

于家的临水回廊,桌椅摆开,杯盘重列,众人再次落座。

“打开酒窖,去拿酒,愿喝什么拿什么。咱今天换着样地喝。”于桂亭兴奋地发令。

湖水泛波星映月,添酒回灯重开宴。

前边喝的酒好像只是前奏,现在才真正地畅饮。

赵如奇、丁圣沧回来了,加入到这欢乐的一群。

于桂亭笑容如花。

十年守食虎难安,一朝梦圆夜狂欢。

先是白酒,后是红酒,最后又是啤酒。

于桂亭倒什么喝什么,口口干。

星光照耀下,他像孩子一样欢笑,像酒圣一样喝酒。

没有醉意,没有睡意。

这是几十年里,他喝得最高兴的一次酒。

他这一辈子,喝过无数次酒。在酒里,品尽了人生,尝尽了百味,痛饮也非一次两次。

但那些不一样。

当年十几个二级批发站的经理相聚,他痛饮过,但那是拉情意,逞英豪。

当年企业上市成功,他痛饮过,但那是马拉松后的苦辣难诉,百感交集。

当年跑项目进京请客,他痛饮过,但那是看人脸色,逢场作戏。

那都是应酬的酒、不能不灌的酒、百味杂陈的酒。

今儿个,不一样了。

现在,是沉醉的酒,只为尽兴而喝,只为高兴而喝。

灯在笑,月在笑,星在笑。

被吵醒的鸽子用溜圆的眼睛瞪着这一群人,时不时发出咕咕的纳闷声。

小小的青苹果也在密叶中摇头探脑,不知这深夜的杯盏因何叮当碰响。

无遮拦的风从湖边吹过来,让一桌子的欢笑像火苗乱窜。

六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摘星辰。

千思万虑拿下地,谁知庄园梦成真。

一直喝到凌晨,才算尽兴而散。

双眼炯炯地把人送走,于桂亭回到卧室,眯了一小会儿,就又爬起来了。

 

 

7、儿子的快乐母亲的笑

 

 

说什么也睡不着。

脑子清醒得像放了冰块。

脑子里全是庄园往昔的影像。

他在市长面前,承诺接下砖窑厂……

他为建庄园,请来北京的设计师……

他找副市长,为引水苦思良计……

他为造景,下令拔出新栽的树苗子……

他为护地,力陈“海关楼”挪挪地……

他为拿地,“流拍”住院满城风雨……

他一辈子的心就放在这片水上了,他一辈子的智谋都用在这片水上了。

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这片水,这个庄园,将成为他人生的绝版。

绝版是什么概念?

绝版就是你再有钱,也造不出这么个庄园来了。

这将是他留给沧州的风景,留给未来的古迹,留给世人的传奇。

于桂亭爬起来,两眼眯眯笑着,悄悄溜下楼。

天刚放亮,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

他进了厨房。

他做好了八宝粥,又炒了两个菜。

然后走进母亲的房间。

妈妈住在北边楼上,在保姆的照顾下,已经收拾妥当。

他扶着妈妈走过通道,走到南楼的厅里坐下。

他亲自给妈妈端上八宝粥,还有她爱吃的炒茄丝、香葱炒鸭蛋。

这些菜,都是自家院子的出产。

妈妈的眼睛看不清儿子的容颜,但仿佛感受到了他传递的欢乐气息。

“妈,晚上吵着你了吧?”于桂亭把茄丝夹到妈妈碗里。

“没有,我睡得挺踏实。怎么啦?”

“我们一帮人喝酒了,闹腾了一晚上,怕吵着你。”

妈妈笑了,“只要你在家,家里就一群一伙的,人哪断过流儿。你就是个母狗营。”

于桂亭嘿嘿笑,“妈,我就是这么招人待见。没法儿。”

陪妈妈吃完饭,他又把妈妈扶到临水的走廊上坐下。

每天早晨,他在这里陪妈妈抽三颗烟,说一会儿话。

这是他们母子的时光。

于桂亭把烟给妈妈点上,自己也点上一颗。

“妈,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喝那么晚?”

“为什么?有高兴事?”

“妈,天大的高兴事。庄园的三宗地拍下来了,大伙庆祝,一高兴就忘了时间了。”

“嗯,你的事我从来也不问,什么三宗四宗的,不过,我能觉出,你今天很高兴,听声音都像吃了蜜一样。”

“妈,这块地我想了十年了,护了十年了,我有时做梦都梦到拿到地了,笑醒了才知道是梦。”

“这地这么重要啊?”

“妈,你看这湖东北角,光秃秃的,不成风景,像是庄园的一个缺口。这块地我拿下来了,将来我要在这里盖上楼,这个角就好看了。要是让别人盖上楼,庄园的美景就破坏了”他用手指向湖东北方向。

妈妈的眼睛也向那个方向望着,她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她能感觉儿子笑眯眯的神情。

“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还有两宗地,在这湖的南面,抱着东西两个角。这三块地围着庄园,正好弥补现在的不足,这是我的庄园梦,所以我得想法把它们拿下来。”

“你那些事,我不懂。我就告诉你,别累着,别多喝酒,酒大伤身。你也都六十多了,别忒拼了……”妈妈的声音里有心疼的味道。

 

8、千思万想绘庄园

 

晚上,还是大脑跑马,思想脱缰。

地已经拿下来,就不是在做梦,而是要面临巨大挑战。

他的脑子又停滞在如何建设的巨大问题上。

他得把这些思绪理出来,他要开一个“统一意念”的会,他要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所有班子成员。

平时开会,他就是在脑子里过一遍,张嘴就讲,哪用过稿子。这次不一样了,他趴到书桌上,一笔一划,把脑子里翻腾的那些事,把开会想说的话,都写出来。

“很多年没有这么认真了。”他开头写到,每一个仿佛都还冒着兴奋的气泡泡。

“今天这个会,是如何圆庄园梦的总体构想的统一认识,统一思想,齐心协力迎接巨大挑战的会议。对于我这个半退休的人来讲,也只能说些务虚的话,目的是抛砖引玉。我想说的第一句话是,首先感谢在座的各位,对我圆庄园梦内心世界的真正理解。”他的脸上露着隐隐的笑意。

“庄园梦是东塑梦,是沧州梦,也是我个人最终的梦,地终于拿下来了,可以说拿这块地,我整整想了十年,这十年,我常常在梦中拿到这块地。梦中的庄园可以与美国迈阿密世界最高端的小区媲美。颐和庄园是沧州的绝版,它和我们重铸的沧州铁狮一样值得沧州人骄傲。当我在极度兴奋中醒来时,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终于在20136281930分,我们拿到实现庄园梦的基础。我这个65岁的人,像孩子一样地兴奋,像酒圣一样地喝酒庆贺,直到凌晨,丝毫没有醉意和睡意……”

思绪翻腾,写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要特别感谢赵如奇和丁圣沧两位总经理,因为在拿这块地的过程中,我一直在给他二位做不拿这地的工作。我给他们施加压力,甚至威胁他们,如果高价拿下这块地,我会彻底退休……我想圆梦,为什么一直在做不拿这块地的工作,是因为今明两年,你们的工作量空前巨大,你们已经很累,我总不能只为实现自己的庄园梦,把你们累死。因为我已经进入规律性衰退期,说几句话还可以,真正做事我已无能为力。再一次谢谢你们对我的真正理解……”

夜深人静,小书房的灯明亮而温馨,照着于桂亭写字的身影。

他时而沉思,时而凝眉,时而在纸上刷刷写上几行,时而又勾勾抹抹改动几句。

思绪时而停驻在对爱将的疼爱上,时而停驻在“三期”的总体规划上,时而停驻在他做地产的数年历程上。

他终于写到正题上了——建设“三期”的指导思想。

“庄园三期三宗地,是我们在沧州做地产项目以来,第一次通过竞拍拿的地,可以说,是我们在沧州做地产的第一个经济项目,经济项目的属性是赚钱,这正是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我们面临巨大挑战的根本问题。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个人的观点和回答是,不但不赚钱,而且要充分做好赔两个亿的思想准备。

具体地说,一、当务之急,不是算成本而是争分夺秒搞规划设计,确定房型,定出市场能够接受的价格,而且一定要给购房的业主留出未来升值的空间。

二、还是那句话,做环境不能算账,怎么好怎么做,我们不是单纯的在做地产,而是在做作品,在做让沧州人骄傲的景点,在做未来的古迹,在为后代儿孙造福……

三、要突出一个快字。给购房业主留出的未来升值空间越大我越高兴,我一点也不心疼,但从交保证金那天起,每天的财务费用是5万,交完地款,单说买地款的财务费用是每天11万,随着建设过程的投资加大,财务费用也随之加大,这财务费用我心疼。这个项目赔两个亿,任何为这个项目付出的人得到相应的经济回报,我都不心疼,唯独因为计划不周密和瞎算计,拖延了工程进度,造成浪费我心疼……”

七月的熏风在湖上游走,早起的鸽子在窗前扑棱棱飞过。

天早就大亮了。

这是几十年里,于桂亭第一次这么认认真真地写一份讲话稿。

他一连写了三个晚上。

他把对“三期”的希冀和梦想,对庄园建设的通盘考虑,都灌注到了笔尖上。

“不计成本做最好的环境。”

“给业主留下最大的升值空间。”

“以最快的速度,快建,快卖……”

他像一个定盘星,又像一个灯塔,指引着庄园在低迷的地产市场上前行。

 

 

 

9、做好赔两个亿的准备

 

 

72日上午,拿到三宗地的第四天。

于桂亭召开集团董事会扩大会。

他的眼睛透着兴奋,也透着疲倦,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完整觉了。

他连讲话的声音,也透着沙哑。

“很多年没有这么认真开会了,也很多年没有这么认真地写过东西。今天这个会,是如何圆庄园梦总体构想的统一认识、统一思想、齐心协力迎接巨大挑战的会议。”他目光炯炯地望着大家,眼前摆着一撂写满字的白纸,但是他并没有看它们。

“在说怎么做庄园之前,我简单回顾一下东塑在沧州做地产的历程。其实,我们真正做地产项目,是在厦门、北京、山东……我始终认为,东塑在沧州不是做地产,而是在完成市领导交给的政治任务,是树立东塑的形象。到现在,我们所做的一系列颐和项目,如颐和文园、颐和花园、颐和家园、颐和新世界、颐和大厦等,没有一个是通过竞拍拿地。单从这一点上讲,我们在沧州做的地产项目都不是经济项目,而是为了改造旧城区,提升沧州城建水平。虽然我们没赚多少钱,甚至有的项目赔钱也干,但通过我们在沧州做地产,为东塑树立了良好的企业形象,人们对我们做的地产项目给予了高度评价。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这种口碑是我们企业积累的巨大无形财富。”

“树立企业形象,赚取无形资产”这些话于桂亭不知讲过多少次了,但是他一直在不厌其烦地讲。

他的讲话随着“无形资产”,又生发了开去。

“东塑集团一直以工业发展为主线,并成功上市,走向资本运作平台。我们的三大工业产品,管件管材、尼龙薄膜、锂电池隔膜,创造了多个世界和国内第一,也为企业积累了无形资产。我总说,一个企业里有形资产占一半,无形资产占一半,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培育无形资产,而无形资产又在不断地向有形资产转化。这样的企业才是良性循环的企业,才能做到长盛不衰。进一步来说,无形资产可以具体表现为东塑在社会上的信誉度。好的信誉度可以让我们的员工有强烈的自豪感,激励员工自主工作,这样企业在大幅降低管理成本的同时,又大幅提高工作效率,事半功倍。 

我们用有形资产不断培育无形资产,无形资产又在不断积聚并转化为有形资产,这样才能把我们的企业办成百年老店、千年老店。只顾眼前利益的企业是短命的企业。发展是硬道理,科学的发展、永久的发展更是硬道理……我们东塑人做工业,在外国挺直了腰板,可以扬眉吐气,我们做地产,在沧州让人说个好。你趁一百个亿,还有比挺直腰板,让人看得起更值钱的东西吗?”

他点上一颗烟,吐出一口烟雾,“以上我说了很多务虚的话。说务虚的话,同样是为了统一意念,实现庄园梦。”

“这三宗地,是我们第一次通过竞拍拿地。在当天竞拍现场,竞争很激烈,最为激烈的一宗地有11家在争。业内同行比较了解庄园这块地和水面的历史、来源、背景,都很给我面子,甚至可以说,人家都给了我天大的面子,都在帮助我圆梦,没有参加竞拍。我个人认为,这就是东塑无形资产的作用。这个项目如果做不好,我们谁也对不起……

作为经济项目,按道理讲,就得按经济项目的规律属性来做,应该是赚钱。这正是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我们面临巨大挑战的根本问题。我个人的观点和回答是,圆庄园梦,不但不赚钱,而且是充分做好赔两个亿的准备……”

他这句话一扔出去,人们都有点不明所以,经济项目属性就是赚钱,为啥要赔两个亿?

于桂亭一乐,“说到这儿,大家可能有点懵,也可能认为我在说疯话。其实不是。我讲的挑战,主要来自于人们的观念。人们现在买房子时看环境、看品牌、看品质,到最后看的更是价格。做环境做品质不能算账,一旦计算成本,就做不好。而价格也正是我要强调的,我们不会卖高价,我们要最大程度地让利业主。做环境不计成本,卖价又卖到最低,这就是赔钱的原因。”

“还是有许多人不理解,经济项目要赚钱,为什么要卖那么低呢?当年做文园,就有许多人问我,你不觉得文园的房子卖得太低了吗?做庄园一期二期,也有人觉得,一期二期卖得太低了,你要晚卖多少年,能多卖多少钱。我理解说这些话的人们的心态,他是为我好,但他不理解我。因为按照晚卖几年多卖多少钱这种思维方式,我早就不应该再做事了,因为我的钱早就够花了。”

人们笑起来。

“我做地产的思路,跟别人不一样。我不求赚大钱,我就想给人们盖点实惠房子。我们在做事的时候,都要怀有一颗回报社会、感恩社会的心,我卖低价,就是把升值部分最大限度地留给业主。这次三期定价,我们把应该卖4600元一平米的房子,卖到3600元,把应该卖到8600元一平米的房子,卖到6600元,让买房的业主既能得到超前享受,又能得到大幅升值的实惠。这样做无非就是眼前少赚一点,甚至赔上一点,为东塑未来的稳健发展赚取最大的无形财富,这财富就是东塑办成百年老店的基石……

我也会算账,一套房子少卖五万,两千套就是少卖一个亿。一个亿,这是许多人一辈子都摸不着的数,可是我不心疼,我高兴,我这一个亿让利给业主了,比我赚了让我高兴。它给我带来的无形资产,是十个亿也买不来的……”

于桂亭讲来讲去,还是引导人们看重无形资产的积累。

他做庄园的整体思路,不管是做环境,快建设,还是最大让利业主,也都是在围绕着“积累无形资产”这个核心转。

“可能有人要想,按照你于桂亭的思维逻辑,是不是为了庄园梦赔得越多越好?我经常爱说一句气人的话,越不想赚钱越赚钱。反过来,挖空心思想赚钱也不一定能赚到钱,一时能赚到钱也不会长久。”

“做了赔两个亿的准备,做环境不计成本,突出一个快字……这些我就不多说了。马总、丁总,你们要尽快做出实现庄园梦的整体建设计划,明确任务和完成时间节点。一切环节的时间都由你们去定,我坚决赞同、服从、支持、配合。”

马志海和丁圣沧点头,“行,我们会后就行动。”

“我一生有两个心愿,两个梦。两个心愿,一是重铸铁狮,这个已经完成。另一个心愿是颐和乐园,这个正在实施。这两个心愿都是公益性的。两个梦想,一个是东塑百年老店梦,另一个梦就是庄园梦。既然是梦,就非同一般,就要打破常规。所以希望大家理解我,统一意念,凝心聚力,用超常的思维方式,超常的心态,超常的努力付出共同来圆这个梦。再次谢谢大家。”

于桂亭讲完了,站起来,郑重地给大伙鞠了一躬。

此时,墙上的大钟时针已指向14点。

10、一抢而空造神话

 

艳阳升起,翠色铺地,这是2013年的920日。

位于迎宾大道的颐和庄园内空前热闹起来。

于桂亭的门前,也空前热闹起来。

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等在院门口、排在道路边,队伍越排越长,一直排到庄园大门口,又从大门口排到迎宾大道上。

干啥呢?不明所以的人们纷纷打听。

颐和庄园三期放号了!

颐和三期、颐和乐园今天统一登记排号。

消息一放出来,于桂亭不知道,有人早早就来排队了。

东塑只要一盖房,就有人盯着。人多房少,谁先挑谁后挑,不好办。为保有序公平,于桂亭就想出了登记排号的办法。

头天晚上,于桂亭把自己关在小书房里,认认真真地签了六百个号。

他以为,这些就差不多了。

但是,他低估了人们对东塑地产的追捧热度。

早晨开门一看,他就有点傻眼了。

火爆场面超乎他的预料。

六百个登记卡,一瞬就发光了,后面还排着老长的队伍呢。

现写吧。

圆桌铺开,纸笔摆上,工作人员拿来卡,递过来一张,他写一张。写完了,工作人员拿走,又递过来一张。

旁边是排着队等着的人们,眼巴巴看着。他写完一张,立马抢走。

于桂亭一辈子,也没写过这么多自己的名字。

手腕子写着写着就酸了,也没法停。

来领号的有好多熟人,于桂亭也顾不上聊了。

只能一边写,一边打个招呼。

“老兄,你在旁边坐着,别走啊,待会儿,咱们一块儿去大酒店。”

“老弟,对不起啦,我得先写号。不许走,今天来了,都不许走。一会儿咱们一块儿吃饭。”

熟人们嘿嘿笑,“董事长,你忙着。吃饭不着紧,咱能不能走个后门,先给写个号?”

于桂亭笑:“这可不行,人家老早就排着呢,要号,你也得后边排着去。”

说真事,想要号的至亲们也在队伍里排着呢。

这时候,谁要“夹塞”,非得打起来不可。

实在太累了,于桂亭放下笔,“我抽颗烟行不?我上趟厕所行不?”

工作人员在旁边憋不住地乐,“董事长,您歇歇,您歇会儿。”

“嗨,早知道这样,我这几天提前多写点不就行了吗?”

“大哥,你也不提前告诉我,我知道得太晚了,这得排到多少号啦?” 一个熟人苦着脸抱怨。

“还说呢,我从这儿经过,看见迎宾大道都堵车了,一打听,才知道在这排号呢。要不是堵车,这事真错过去了。”另一个熟人也苦着脸。

于桂亭嘿嘿乐:“我也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啊。”

这是全城的一道风景。

这是沧州地面上的开发商们,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被追捧的热情。

没有房,没有图,什么都没有,只有于桂亭画出的一个饼,人们呼啦就把“购房号”抢光了。

能解释这一切的,只有一句话——无形资产的影响力。

于桂亭用一生的信誉,换来了市场的丰厚回报。

信任的回报。

人心的回报。

无形资产的回报。

2013年九月,国家地产调控政策依然风紧,人们持币观望思想浓厚,开发商去库存压力巨大。这是所有开发商的寒冬,四处一片冷风瑟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于桂亭用他的“无形资产”理念,营造了东塑地产的“艳阳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