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脚工到董事长》

DETAILS

43.第二十章 揭秘于桂亭 ——与众不同,魅力独特

浏览量

 

    1、演讲魅术动人心

 

    于桂亭口才极佳,思路清晰,讲话很能煽情。他还有一个特色——讲话从不用发言稿——人家给他写了也不用。

    他要用他“于氏语言”讲话——话由心生,生动接地气,人们才爱听。

    说一个他引起“轰动”的事。

    1989年,于桂亭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受邀到邯郸某县为企业传经送宝。

    那时候,车少见,路也不好走。他带着办公室及主任,开着他那辆皇家级皇冠,上午7点半就出发了,满打满算也不会耽误下午的会议。可谁想到,路不好走,一直到下午四点,他们才到了邯郸某县。那年月,没有手机,也没有呼机,全县来开会的人,傻坐了一个多小时,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无奈只能宣布散会。

    于桂亭到了地方,一看太阳都快落山了,告诉司机,也甭去会场了,围着邯郸城转一圈吧。

    住进会务组安排的招待所。晚上,县里领导来了,一个个憋着气,脸色也不大好看。酒桌上,酒倒上,于桂亭先端起了一杯酒,说:“我来晚了,对不起大家,自罚一杯。”人家心里想,该罚,看他一口干了,竟没人响应。于桂亭也不介意,谁叫咱误了事了呢。抄起筷子来夹菜,吃喝若无其事。

    第二天,重新开会。受邀做报告的,除了于桂亭,还有石家庄某企业的一位负责人。人家是老大哥,又来得早,于桂亭说,你先讲吧。那位倒是很认真,材料准备了一撂,照本宣科,一念就是一个多小时。人们坐烦了,也有憋不住的,就着上厕所溜号。主办方一看,不行啊,县领导还在主席台上坐着呢,人哗啦就走了三分之一,等这位讲完了,还不得走光了。于是赶紧派人把门,只许进不许出。

    轮到于桂亭出场了。

    于桂亭就带着一张嘴皮子来的,半片纸毛的材料都没有。会场上一千多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呢。他走到主席台前,深鞠一躬,开场就说:“我对不起大家,我来晚了。我为什么来晚了?人家演员出场都有出场费,我几百里地自个儿跑来,半毛出场费也没有,我不愿来,所以来晚了。”

    台底下哗地笑了。

    “我来一趟没什么好处,太不合算,所以我来了后,围着县城转了一圈,学了不少东西,有了点收获,不给我好处费我也不介意了,现在心里也平衡了,所以我现在愿意来开会了。”

    台底下的人哗又笑了。

    于桂亭开讲了。

    讲一段,台下的人们就笑一阵。

    台底下一千多人,于桂亭的眼睛就盯着第一排的一个小伙子。

    小伙子的表情是认真,还是随意,是笑容满面,还是不耐烦,他根据对方的表情调整自己的讲话内容。

    于桂亭那口才,那叫心到口到。他既不念稿,又接地气,沧州普通话又诙谐幽默,听得人们入了神,原先想溜走的,又悄悄坐了回来。

    于桂亭讲做企业的心得,有故事有激情,他把那管理套套,来了个言传身教。

    讲到一半,于桂亭对着台底下的人大声问:“水泥厂的厂长来了吗?”

    一个胖乎乎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了起来,举着手,说:“来了,来了。”

    “你们今年的利润任务是多少?”

    “一百万。”

    “我今天在这儿给你请个愿。如果你们的利润超过二百万,我今天就请县里领导重奖你们行不行?”

    “行。”

    水泥厂负责人站在那儿,脸上带着兴奋的光。

    于桂亭回过身,对着主席台上的领导们一鞠躬,说:“今天我替水泥厂许个愿,如果他们的利润超过二百万,奖给他们一辆桑塔纳行不行?”

    于桂亭当场出题了,而且当着这么多观众。

    县领导也没想到于桂亭有此一请求,短暂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低声耳语几句,当场表态,说:“可以。”

    于桂亭再次面对会场,大声说:“水泥厂厂长,今年你们的任务超额完成,县领导答应奖你们一辆桑塔纳,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有信心。”

    台下哗哗响起了掌声。水泥厂厂长脸兴奋得像喝醉了酒。

    超额有奖,奖励力度这么大,在邯郸这个县历史上是没有过的事。而且是在这么个场合,上千人的大会上,领导做出了承诺,这也是开天辟地第一次,于桂亭这一招,让人心开了锅。

    嘿,人家这才叫做企业呢。

    掌声,叫好声,议论声一片。

    讲完了,于桂亭鞠躬下台,掌声雷动。

    主持人宣布散会,人们不过瘾,谁也不肯离开,一阵阵鼓掌,请于厂长再接着给讲讲。

    主持会的领导说:“于厂长,你看人们这么热情,你就再讲几句吧。”

    三请四请,没办法了,于桂亭只得再次站起来,又讲了五分钟。

    讲完了,又谢了好几次幕,这会才结束。

    酒桌上,人们一改头天晚上的冷淡,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全部出席。县领导对他赞誉有加,大杯让小杯敬,拿出了对待贵宾的最高礼数。人们说,从没见过这么鼓掌的,从没见过这么吸引人的讲话。也从来没见过,话讲完了,人们鼓掌不愿走的。

    于桂亭开玩笑,我这叫演出结束了,回过头还得“谢幕”。

    到了年底,县领导和水泥厂的厂长,开着一辆崭新的桑塔纳来到了东塑。桑塔纳连牌子也没上呢。他们说:“于厂长,俺们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水泥厂超额完成了任务,俺们兑现了承诺。这车,刚提出来,就开到你这儿来报喜来啦。”

    

    2、宁失江山,不失约会

    

    于桂亭有一个做事标准,就是宁失江山,不失约会。

    这是他懂的人情世故之处,其实也是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前文曾提到,于桂亭和沧州市长郭世昌是朋友。郭市长后来调到省政府任副省长,数年后,郭世昌退休了。

    这是2003年的时候,农地膜刚淘汰,颐和庄园建成时间不长。

    郭副省长退休的时候,给于桂亭打来电话,“桂亭,我退休了,一身轻省了,你能不能陪我回趟内蒙老家?”

    于桂亭爽快地答应了:“老市长,没问题。你哪天走,告诉我就行了。”

    事情就定了。

    起程的日子定下来后,于桂亭又接到市里通知,省委书记白书记要到东塑视察,让他做好接待准备。

    白书记要来的那天,正好是于桂亭跟郭省长约好要走的那一天。

    撞日子了。

    走还是留?

    要在平时,这不是难事,他理应服从工作安排,接待省委书记一行。

    而问题的关键是,郭副省长刚刚离任,回乡省亲,特邀他同行。他已经答应,若说因为省委书记来而推辞,恐怕老领导有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之感。

    即便是老领导理解,于桂亭也不愿在人家“退休”时“毁约”。

    于桂亭做人,恪守的是“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君”的原则。

    宁失江山不失约会——更何况是退休朋友的约会。

    他决定按约前去。

    明天是起程的日期,也正好是省委书记来的日子。

    要是碰上,事就不好说了。

    于桂亭拿定主意,把公司的事交代一下,告诉司机,咱们提前一天走,上北京住一晚……

    于桂亭提前走了。

    于桂亭不但按期“赴约”,还把“赴约”办得很漂亮。

    他陪着郭副省长,一路风行来到内蒙古的某县。

    当地县领导出面接待,很是热情。郭世昌很是高兴,席间介绍于桂亭,这是沧州有名的企业家……

    于桂亭了解到,该县还是个典型的农业县,工业项目少,技术也落后,人均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于桂亭是“有备而来”的,说:“我这次陪郭省长来,也是看看省长的家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的厂子有农地膜生产线,设备完好,技术精良,安装就能生产,我打算捐给你们当地的企业,算是给郭省长的家乡发展做点贡献……”

    郭世昌没想到于桂亭张嘴就送出了这样一份“厚礼”,要阻止也来不及了。

    “我们不但负责安装设备、还负责传授技术,负责培训人员,直至生产出合格产品……”于桂亭好事做到底。

    该县是农业县,农地膜还大有市场,把生产线移植到这里,还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同时,又给郭省长了结一份乡情……

    过后,郭世昌说:“桂亭,你事先也不说,张嘴就捐了,你这出手也太大方了。”

    于桂亭一笑,“老领导,你叫我来干什么来了,是‘抬点’来了,我不能白陪着你来啊,我这生产线捐出来,物尽其用,也算是你给家乡人做的件好事……”

    于桂亭捐设备,是认真的。

    该县很快来人考察,准备“接收”。可一看设备,就有点震住了。24条生产线崭新锃亮,设备精良,性能稳定,技术先进,名牌产品……可以生产农膜、地膜、除草地膜、双色地膜、输水膜等8大类几十个规格的产品……他们不敢要了,实力不够,也怕糟蹋了这些设备……

    于桂亭这份厚礼虽然没送成,但是他完美地表达了对朋友的心意。

    

    

    3、每日省吾身,从来“不欠情”

    

    

    于桂亭对谁都好,愿意让别人高兴,人家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他这一辈子,最怕欠人情。

    他常说,没心没肺,活到百岁,问心无愧,活着不累。

    为了不欠人情,他家的“私事”从来不惊动别人,儿女结婚,老人丧事,他从来不通知。可是赶上别人家有事,他往往出手阔绰,在人情往来上,绝不小气。

    就是这样,他没事的时候,还不断地琢磨:这一辈子,有没有对不起人的事,有没有欠人情的事。

    这天一上班,于桂亭就把集团总经理赵如奇叫到了办公室。

    “如奇,我有一件事,想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办合适。”

    “董事长,什么事?”

    “我这一辈子,总想让人高兴,不愿欠人情。我过了六十岁之后,没事我就想,我还有没有欠别人的事,想来想去,我想起两个人来,所以我心里就有点放不下……这两个人是谁呢,就是老吴和老万,他们是当年的企业骨干,但是刚改制就退休了,可以说没享上企业的红利,我就是为这事有些不安,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们……”

    赵如奇笑了:“董事长,我真服了你了,他们都退了多少年了,你还惦记着。”赵如奇也认识这两个人,他们已退休十来年了。

    “我的意思是,以我个人的名义,拿我的钱,给他们点补偿,你觉得合适不合适?”

    “董事长,他们没享分红,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跟你个人又没关系,你要补偿,从何谈起呀?”

    其实,着任何人看来,这种补偿都没名没目。

    这个钱给不着啊。

    “企业这些骨干,后来都分红了,唯独他们退休早,没享上企业的福,我就是有点觉得对不住他们……”

    “董事长,我知道你那脾气,这事要不办你也放不下。你想补就补吧,有啥合适不合适的,心安就得了。”

    “那就这样,你给我支三十万块钱来,我尽快了了这件事。”于桂亭说。

    “行。”

    赵如奇走了,不大功夫钱就拿来了。

    于桂亭把老吴喊了来。

    “老吴,你在企业退休,没享上分红的时候,我觉得亏了你,你对企业有苦劳,这10万,就算我给你的苦劳补偿……拿回去好好过日子,要是有什么困难,再跟我说……”

    老吴头发花白了,做梦也没想到,天上掉下了这么个大馅饼。“不用,不用……”老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别跟我客气,我的原则就是不能亏着给企业出过力的人,你有苦劳,应该享受,你拿着,我就心安了……”

    老吴带着感激的神情走了。

    老万也被喊来了。

    老万有几年没见过于桂亭了,见面格外亲热。

    拉了几句家常,于桂亭拿出了钱,说:“万师傅,今天叫你来,不为别的。我给你点钱。你在企业工作一辈子,改制时赶上退休,也没享受到分红,你是有苦劳也有功劳的人,这二十万,十万是苦功,十万是功劳,你拿着,回家养老吧,吃点好的别亏着自己……”

    万师傅是于桂亭到东塑当厂长时“请”回来的工艺师,主管技改和研制凉鞋新产品,所以于桂亭说他有苦劳也有功劳。万师傅哪想到还有这档子事,急得脸都红了,扎煞着手,说:“董事长,这是从哪说呢,这钱我不能要哇,我退休了,生活没困难,挺知足了……”

    “拿着,拿着,别让我着急……你生活得好我就放心了。”

    “董事长,我虽然退休早,可是知足着呢,有退休金,还有工龄补贴,一到年终,企业还这么慰问那么慰问,心里挺温暖的……咱们东塑这些年发展太快了,我们在一块锻炼的老哥几个,也有在别的企业退休的,他们经常念叨,这个企业交不上养老保险,那个报不了医药费,有的连企业都找不着影了……说起这些,谁不羡慕咱们啊……”

    万师傅拎着钱袋子欢欢喜喜走了。

    

    4、侠心管闲事,钱财不入眼

    

    

    于桂亭是个热心肠,又不怕麻烦,能帮人则帮人,能助人则助人,所以单位找的人,天天排着队;家里上门的人,几乎踢破门子。

    这天,是个星期天,于家来了一个年轻人。

    叫他小C吧。C一敲门,司机支学东迎进了门厅。

    C进门,说找于董事长有事,他手里拿着一个布包——他是带着“东西”来的。

    支学东一看,认得,是个做生意的小买卖人。说,你还不了解他的脾气,你找他有事说事,千万别给他送礼——他什么都不缺。你把东西放在这儿,一会儿走时再拿着。你要是一提钱什么的,他保准恼了,连事也甭说了。

    C没法了,先把布包放到了一边,跟着走进厅里。

    于桂亭吃完早点,正在桌边喝咖啡呢。他不认得小C,还没说话,小C扑通就跪下了。

    于桂亭吓一激灵,以为是谢孝的呢。支学东也不防小C有此一着,忙架起来,说,董事长,这是开超市的小C,给咱们家送过菜,您老可能不认得。今天说找你有点事。

    于桂亭仔细看看,仿佛见过面,忙让坐下,说,有嘛事说嘛事,别进门就磕头啊,这是干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C说了自己的遭心事。前几年,他开出租车,到处撒名片,有一回人家打电话“用车”,他去了,没想到那几个人是偷电缆的,他也不知情,就拉了他们一趟……后来事犯了,那伙人就扯上了小C,小C被传唤过去,配合公安部门调查,事说明白了,该打也打了,该罚也罚了,事本来结了,谁想到现在又翻腾起来了……小C害怕了,要是被定为“共犯”,蹲了监狱,他这是一辈子的污点,不说名声,这家也不见得能保全………走投无路中,他想到了于桂亭,求他给“开脱”。

    于桂亭是个有侠肝义胆的人,看不得人家有难。他一看小C年纪轻轻,脸带忠厚,就判断这个孩子不是坏人……救一个人就是救一个家庭。他听白了,说:“你这事,原原本本对我说,不许有一句假话,你要真是冤的,我就替你管管,你要真是犯了罪,我也不能干涉法律,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你放心,你要真是没做坏事,平白摊上了这档子事,我就是替你打官司,也得还你个清白……”

    C走了。走时支学东把布袋子还给他,说:“董事长管事,不是为的钱,你可千万别跟他提钱啊,一提钱他准生气,以后,记住了啊……”

    于桂亭惦记上了小C的事。赶个有空,他把在法院的一个朋友喊了来,把小C的事一念叨,说:“这事找到我,我就得替人掰扯掰扯,你先帮着了解了解是什么情况,咱不能听一面之词,要是他被冤的,有关部门也不能这么没完没了折腾了,多少年的事了,早就定了,不能现在又找人家来了,人家还过不过日子,好说不好听……”

    法院的朋友说:“舅爷,你跟他啥关系呀,管这闲事?”

    于桂亭说:“我跟他没嘛关系,他就是开小超市的,给我送过菜……”

    朋友说,“咱不管行不?”

    于桂亭一梗脖子:“不行。”

    “非得管?”

    “非得管。”

   “ 为啥呢?”朋友咧嘴。

    “我是个党员,我看不得好人受冤,老实人受罪……”于桂亭黑虎着眼说。

    “这咸淡事管得过来吗?您老打会儿麻将比嘛不好呀?”

    “你要不管,我就再找人管,都管不了,我就自己掏钱请律师替他打官司……这个社会,咱不能让好人受屈……”

    法院的朋友一看没辙了,说:“行了,舅爷,我帮着问问案情,如果真像他说的,咱就给他管管,行了不?”

    于桂亭点头。

    二个月后,小C的事掰扯清楚了。于桂亭叫司机打电话,告诉小C:好好过日子,没事了。

    C心中的感恩就没法提了。

    C又来了,拿了烟酒,又提了一子钱来。

    见面,于桂亭苦口婆心地叮嘱他:“这事了了,你安心过日子吧,以后,踏踏实实工作,本本分分做人,千万别惹事……你要是再犯什么错,前边这些都成了‘前科’,你就把自己葬送了,也把帮你的人裹进去了……”

    C点头,千恩万谢。

    走时,小C拿出了钱。

    于桂亭一看就恼了:“你要真想谢我,就好好过日子,就好好做人……我什么也不缺,给你管这事,也不是为的钱,也不是为你谢我……”

    C说:“我这钱也不是谢你,您办事不得花钱吗?你求人不得花钱吗?不能让您老给我搭钱啊……”

    于桂亭说:“办你这事,不用花钱,一花钱,事就更说不清了……你把钱提回去,好好过日子,照顾老人教育孩子,你记住,你要还是提钱的事,就永远别上我这个门了……”

    C实在没办法了,他拿着东西走,眼里含着泪。

    走到门口,回身,他扑通又跪下了。实在难以为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