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DETAILS

9第九章家长

浏览量
  第九章  大家长
  厂子就是我的家,
  员工就是我的娃。
  关心疼爱也打骂,
  盼长出息人前夸。
  孩子有事家长急,
  有情有义坚冰化。
  ——题记
  1,员工就是我的孩子
  数年之内,东塑的整体风貌为之大变。
  宿舍楼在崛起,三层办公楼亮相,车间整修一新,餐厅明亮,厂区秩序井然。
  那个濒临破产的小企业如朝阳初升,开始在沧州的诸多企业中显示它的光芒。
  管理有序,生产红火,利税增长,风清气正……凡是来参观考察的省市领导无不大加赞誉。
  尤其是工人们状态,再也不是吊儿郎当的样子——
  车间的人们“抢着”上班,节假日“请愿”加班……
  技术人员搞科研,一个个黑白钻研,抛家舍业……
  职工们为啥干的这么“人欢马叫”?
  有一句话叫,领导全力以赴,员工尽心尽力,领导贴心温暖,员工拼死干活。
  于桂亭是怎样对待员工的?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员工就是我的孩子,厂子每进一名员工,就相当于我媳妇又多生了一个孩子。”
  这是他心底实实在在的话。
  也是他实实在在的行动。
  这是个有四五百人的大家庭了。
  这个家长不好当。
  孩子多了,要费心的事就多。无论什么事,柴米油盐、家长里短、生老病死,需要于桂亭出面时,他都给罩着——他时刻扮演着“大家长”的角色。
  为了管好这群孩子,于桂亭有时打,有时骂,有时恼,有时怒,有时关心,有时疼爱……
  数年里,管这个大家,胜过管他的小家,疼爱员工,胜过疼爱他的子女。
  2,父母爱子女,必为之计长远
  这天在车间里开会,于桂亭一眼盯上了工人小赵。
  小赵叫赵如奇,刚调来东塑一个多月,彼此都还不认识。
  于桂亭讲话,很注意台下人们的表情。他根据表情,判断人们爱听不爱听,然后调整自己的讲话内容。这天他在台上说,看到了台下瞪着眼睛听讲的小赵。
  小赵坐的比较靠前,比别人听得认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眼睛滴溜圆,又有精气神,于桂亭一下子就认定了他——这小伙子将来会有出息。
  会后,于桂亭找来车间主任,问那个年轻人的情况。车间主任说,他叫赵如奇,刚从棉纺厂调来不久,高中文化……
  于桂亭说,你把他叫来,我跟他谈谈。
  小赵来了,于桂亭详细问了他的情况,谈过去,谈现在,谈未来,最后语重心长地说了一番话:“你还年轻,不能混日子,好好干,才能有出息,得追求进步,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赵如奇说,我没文凭,感觉自己文化低,有机会还想去深造。
  那时候,工资和文凭、职称已开始挂钩,赵如奇来到东塑,也焕发了求知的渴望。
  于桂亭说,“上学,多学点知识,是好事,那是提高水平的一个方面……我认为,学历不代表能力,文凭不代表水平,人的能力和水平,主要来自实践,社会是个大课堂,在工作中同样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你看我没上过学,不也当上了书记,管一个厂子吗?以你的聪明劲,将来会比我强,不要看低了自己……是上学继续深造,还是在工作中提高,你再想想,到底愿走哪一条路。等想明白了告诉我。你要还是想去上学,我送你去上学,你要是想在工作中锻炼,愿意干什么也告诉我,我给你安排……”
  “行,于书记,我想想,想明白了告诉您。”赵如奇走了。
  第二天,小赵又来了,一见面就说,于书记,我想好了,不去上学了,在工作中锻炼……
  “好,你最想干什么,你就说吧。”
  “我想到一个最能锻炼能力的岗位去。”
  “业务员是最能锻炼能力的,与各种人打交道,愿意干吗?”
  “愿意。”
  “好,你就当业务员吧。好好干。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你记住一句话,人可以不识字,不能不识人,人可以没文凭,不能没水平……”
  “我记住了。”赵如奇走了。
  一个普通的操作工,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于桂亭却看到了“苗子”。
  于桂亭的“特殊对待”,让赵如奇心里热乎乎的,热乎的同时也备受鼓舞。
  不干出个样子来,对不起这样的好书记。
  赵如奇是个聪明的青年,也是个调皮捣蛋的人,因为遇到于桂亭,他的人生转弯了。
  于桂亭偏爱调皮捣蛋的人,专会调教捣蛋鬼。他觉得,聪明人都捣蛋,或说捣蛋的人都聪明。有些聪明人捣蛋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所以遇到捣蛋鬼,他不是一味地打压、管治、嫌弃,而是发现特长,指路子给担子加压力。
  一个高中生的人生,就这样转入正轨,扬帆起航。
  在于桂亭的一路提点下,赵如奇进步很快,数年后,入了党,提拔为供应科科长(后来赵受于桂亭真传,成长为东塑集团总经理)。
  父母爱子女,必为之计长远,于桂亭对职工,凡是能培养的,都悉心栽培、倍加爱护,他为此也改变了一个个年轻人的命运。
  在东塑,直接受于桂亭“指点”的青工,从小苗长成大树的,赵如奇并非个例。
  3,孩子不作脸,于桂亭破口大骂
  于桂亭爱孩子,该提点的时候提点,该打的时候打,该骂的时候骂。
  一天,于桂亭正在车间里干活,接到车站打来的电话,几个工人到火车站拉原料,吃了人家的甘蔗。
  好啊,丢人都丢到外面去了!
  于书记撂下电话就赶去了车站货场。
  东塑成车皮拉来的原料,有时就卸在货场,工人就隔三差五地去货场拉货。
  这天货场堆着一堆一垛的甘蔗,工人们干活间隙,趁没人看着,抽出两棵就吃,让人抓个正着。
  于桂亭到那,先给管货场的人鞠躬:对不起了,对不起了,我管教无方,给您添麻烦了……
  给你撂下点钱,算赔你们吧。
  赔就不必要了。管好你的人就行了。刚才说他们,还一个个不服不服的……人家挥挥手,挡住了于桂亭拿钱的手。
  于桂亭站在货场上,看着几个工人,气冲斗牛。
  他指着几个工人的鼻子,爆粗口了:
  “你们一个个大老爷们,丢不丢人?!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这一辈子没见过甘蔗怎么的?就缺这几口甘蔗吃呀,要吃,咱光明正大到大街上买,你在这偷吃,还要不要脸?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穷死不要饭,饿死不偷东西……你们偷人家东西吃,还不如在我脸上扇几个耳光呢……”
  于桂亭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刚才还仰脸子朝天的工人,蔫了。
  他们几乎没看到过于书记生气,更没想到会在这种露天场合破口大骂。
  于桂亭气哼哼地回来,脸上还火辣辣的。
  “小张,过来。”
  办公室小张赶紧跑过来了。
  “这几个人爱吃甘蔗,一人买一捆给送到家里去,让他们吃个够……”
  于桂亭掏出两张票子,递给小张。
  工人们这回长记性了,不管做啥事,可别给咱于书记丢人啊。
  4,孩子不听话,于桂亭扬起巴掌
  骂还是轻的,于桂亭气急的时候,扬巴掌打人也不在话下。
  东塑上床垫以后,经常有外国朋友前来,于桂亭每次都热情款待。
  这天,于桂亭交代总务小Z买好酒,款待加拿大来的客人。
  宴席上,茶香酒满,宾主举杯。
  于桂亭喝下一口,脸微微变色——这酒不对味。
  假酒!
  当着外国朋友,也不便发作。
  假模假样地吃完了这顿饭,送走了外国友人,于桂亭的火就大了。
  小Z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
  贪便宜买假酒,他曾发现过一次,严厉地训过他一回。
  没想到,这一回他又犯了。
  而且犯的是于桂亭的大忌——于桂亭那么重情重义的人,要是让人家外国朋友说出这是假酒来,他这脸还要不要哇。
  关键是做人不能这么办事。
  他把小Z叫到办公室。
  于桂亭恨得牙根痒痒,脸上已变颜变色,小Z看出来了。他明白事漏了。
  于桂亭二话不说,抡起巴掌就扇了上去。小Z有防备,赶紧跑。
  他前边跑,于桂亭后边追,楼道里听到动静的人们就出来了。
  小Z跑进了旁边的办公室,从里面插上了门。
  于桂亭火气冲天,嘴里吼着“开门”,小Z哪敢开门。
  于桂亭双手拽门把手,双膀一用力,“嘭”,门把手生生让他拽下来了。
  可是里面插着门,说啥也踹不开。
  “怎么了,于书记,您消消气。”旁边过来人拉架了。“您要不出气,就打我吧。”不知谁说了一句。
  于桂亭心中火正旺,又打不着小Z,听有人这么一说,嘴里嚷道:打你又怎么地?他抡起巴掌,就朝身边人打了俩耳光。
  他真急了!
  人们好说歹说把他扯进办公室。
  下班了,人们都走了,小Z才敢出来。
  平时小Z围着于桂亭“书记长,书记短”,像他的一个小跟班,这回觉得书记气消了,就过来给道歉。
  俩人一前一后出了厂子。
  路上,于桂亭又接着教训小Z。
  “我这是为厂子省钱,好几百元一瓶酒,给他们喝多浪费……他们又不懂个啥,假的他们也喝不出来……”
  没想到小Z还振振有词,一副不知错的样子。
  于桂亭的火腾又蹿起来了。
  他冲着小Z一脚踹过去,小Z一闪,这脚正踹在墙根上。
  于桂亭是狠着劲踹的,脚上的力度很大,硬碰硬,脚脖子一会儿就肿了。
  “小Z,我告诉你,事再一再二,没有再三,你这么做事,不听我的,咱们没得说了……从今后这个厂子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要么你走,要么我走……”
  于桂亭发了狠话。
  于桂亭动真格的了(后来,小Z最终离开了东塑)。
  5,于桂亭大吼,你再不开门我拿枪崩开它
  前面说过,一塑和东塑原来就是一家子,分家后一分为二,但是厂子还是连着厂子,院子还是那个院子,一塑人出入还是东塑的大门。
  已经是独自过日子的两家子了,由于分家产生的种种不快扎在心里。一塑的人员和车辆,不管白天黑夜地从东塑的大门出入,时间长了,难免产生摩擦。
  一次,一塑的大货车从门前过,可能速度快了一些,正好在大门口的东塑保卫科Z科长想拦拦不住,使劲一关大铁门,“咣”的一声,大货车和铁门撞在了一起……
  一塑的大货车和东塑的大铁门都有些受损。司机跳下车,和东塑的保卫科长大吵了起来。双方各说各的理,毫不相让,一时吵得很凶。人们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把他们拉开。
  事情还没算完。东塑保卫科Z科长的妻子在一塑上班,一塑厂长觉得自己方受了气,把火发到Z家属身上了,一气之下宣布让Z家属停职,回家待着别上班了……
  我管不了你东塑的保卫科长,我还治不了正在我手底下的你媳妇吗?
  这下事情热闹了。这位Z科长的妻子身体不太好,还有点小性儿,本来在一塑上着好好的班呢,突然受到丈夫的牵连被停职,能接受得了吗?回到家饭也不吃,一头扎到床上就哭闹起来了,先是哭得上不来气,后来就哭挺了。众人有哄的,有劝的,怎么着都不管用。
  人们把事情告诉了于桂亭,于桂亭在电话里先跟一塑厂长沟通:工人吵架,别牵连到家属身上,咱俩都到Z家去一趟,把家属安抚一下,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事……一塑厂长L答应了。
  于桂亭先来了,对着哭闹的Z家属劝了半天,好说歹说都不行。
  答应一会儿过来的一塑厂长,始终未见踪影,再打电话也不接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于桂亭扭头去找那位一塑厂长去了。
  这位一塑厂长家就在东塑家属院附近,住的是那种带院子的二层小楼。于桂亭来到门前敲门,没想到L厂长紧闭大门不开……
  L厂长原来和于桂亭都是二轻局的同事,互相熟悉。但因两个厂自分家以来的竞争和明争暗斗,也是互相暗中较着劲。自己厂的大货车被东塑人有意撞坏,一定也是憋了一肚子气……
  于桂亭心中那个气啊,职工打架有嘛事说嘛事,牵连家属干啥。现在又不开大门,他也急了,一面把大门拍得咣咣山响,一面指名道姓地大喊大叫……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动静这么大,周围的邻居都被吵出来了……
  L厂长院里、屋里的灯都亮着,就是不搭腔、不开门!
  此时的于桂亭火也压不住了,直呼着对方的名字骂了起来:“……你不是东西!你不敢开门,你理亏了?你狗怂了……”
  这时,一直在旁边观看的、一位在市委工作的老干部站出来说话了,老于啊,看你也是个人物,平时也挺注意自己形象的……怎么能这样又骂又闹的啊……
  于桂亭不理会。
  继续大喊大闹。
  他大声吩咐保卫科长:给我拿枪来,我要拿枪把门锁打烂,我要冲进去枪毙了他……
  一看于桂亭这撒泼一样的大闹,L厂长终于坐不住了,把大门打开了。
  于桂亭还是那个意思:Z家属寻死觅活,你得出面去一趟。
  果然是解铃还需系铃人。一塑的厂长一到,几句话一哄一劝:明天还继续上班吧。问题立马就解决了……
  半夜时分,Z家消停了,于桂亭回家了。
  6,于书记风尘仆仆来到医院
  解决矛盾,给职工撑腰,于桂亭一点也不含糊。
  这当然是非常规的,更有那些正常人情上的,他更得面面想到,操心费脑……比如,那个小Y家庭。
  小Y是技术尖子,于桂亭上任后,他就提拔小Y为维修车间主任。
  小Y性格稳重,不尚空谈,善于思考,喜欢钻研……对于这样的技术骨干,于桂亭看得像个宝一样。
  分家前,小Y是总厂塑料研究所的设计组组长。分家时,他主动要求来到了东塑。这里面有一个特殊原因,他的爱人患病数年,经常卧床不起,家务需要他做,病人需要他照顾。再继续担任设计任务,怕影响工作……力所能及地干点技术活,过简单轻松的日子,是他当时的想法……东塑敞门迎进了这位青年技师。
  企业需要脱困,人才是当务之急,于桂亭多次找小Y促膝谈心,同时也了解了他的家庭境况。
  那时候医疗条件差,生活也困难,人们有病大多挨着、扛着。于桂亭把小Y的家庭挂在心上,多次找他谈心,劝他好好治病。“……有病咱得治,沧州的医疗水平有限,你到北京去看看,找这方面的专家治治……有什么困难你就说,工作上的事不用惦着。”
  在于桂亭的关怀下,小Y带着爱人到北京专业医院治疗。小Y在医院附近租了简易房子,黑白照顾妻子,一请假就是几个月。
  小Y的爱人病得浑身无力,气息奄奄,什么也吃不下,骨瘦如柴。医生建议家属给病人买点营养品吃,小Y为给爱人治病早已捉襟见肘,哪还有钱去买补品,每天暗自垂泪……
  就在这时,于桂亭来了。
  小Y一见于桂亭,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下来了。
  离开家乡,离开厂子,他和爱人孤零零住在北京山区的医院里,仿佛被世界抛弃了一般。尤其他爱人得的这个病,好多人知道了都避讳着,怕传染。
  他没想到于书记亲自来了。
  他知道于桂亭有多忙,厂子多少大事小情等着他处理啊。于书记不但来了,还提着大包小包,一脸风尘。
  他不知道于书记是怎么找来的,那时候联系不方便,于桂亭事先也没告诉他。他住院的地方,是北京的一座山区医院,位置僻静,交通不便,所以很不好找。于桂亭风尘仆仆,不知倒了几次车,不知怎样辗转,才打听到这里,见面时于桂亭两脚尘土,一脸热汗……这个大小伙子,能不感动吗?
  于桂亭说,好好照顾病人,家里的事不用惦记……有嘛困难你说话……你治病需要钱,别舍不得花……厂子决定,你的事特殊对待,你不上班的这几个月里,照样给你开工资……我把你这几个月的工资带来了……治病得花钱,这些工资你先拿着……
  小Y看着钱,眼泪如线。
  人在难中,知道这温暖有多么珍贵……
  天下有这么做事的书记吗?请假不上班,不但不扣钱,还如数发工资……
  有了这份工资,小Y有钱给爱人买点营养品,治疗时也尽量用点好药,爱人奇迹般地在恢复……
  一年后,病人能出院了——病了数年,数次病危,他们自己都不敢想竟然康复了。
  后来,小Y的爱人不但康复了,还生了个女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于书记救了我爱人的命,救了我这个家……没有他,哪有我一家三口的日子……”于桂亭不但对他有知遇之恩,还有救命之恩,他能报答的,就是拼命工作。
  再后来,他从维修车间主任一直升到厂长助理,后来又成为合资公司总经理……
  7,你愿干啥活,随便挑行不
  千人千模样,万人万性格,于桂亭这个大家长,对骨干们尤其厚爱一层。
  技术骨干W,是于桂亭在人堆里“扒拉”出来的人才。W为人真诚,脾气正直,做事认真,技术精良……于桂亭要科技兴厂,天天瞪着眼珠子踅摸,看中了W的技术水平。
  刚开始W像许多青工一样,对企业的事并没有多大责任感。他有三个小哥们儿,私下达成协议,“谁也不许入党,谁入党谁是狗怂……”
  于桂亭一个个“分化瓦解”,到最后都把他们拉到“骨干队伍”里来,不但入了党,还都进行了提拔重用。
  东塑开发的第一个项目——用化纤废料研制打包带,W就成了四人攻关小组里的一员。当时国内各大科研机构和企业均对废料摇头,W等人愣是自己钻研,研发成功,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就为企业赢得70余万元利润,而投入仅为两万元……在企业急需脱困的时候,这几十万元是个多么大的救命稻草呀。
  为此,W等四人各记一等功……这一次床垫项目,他又成为攻关小组的一员,担负起引进重任。
  当然,骨干也是人,也有犯错的时候。W犯了一个大错——超生了,偷偷生了二胎。
  在当时计划生育管控正紧的时候,超生是个很严重的事,负责人要担责,当事人要严肃处理。
  班子会上,研究如何处理W,有人主张,按政策来——开除。
  于桂亭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平心而论,坚持原则是大多数干部的想法,按说也没有错,但是于桂亭就事论事,从大局着眼,从爱护人才的角度出发,坚决不同意开除。
  有的班子成员拿着国家条文,跟于桂亭叫板:这是政策,这是原则,他要不开除,交代不过去……我们得按原则办事。
  于桂亭也拍了桌子:怎么处罚他也行,就是不能开除!孩子已经生出来了,你能把它掐死吗?你能把他摁回娘肚子里去吗?开除他有什么用?事情发生了,怎样把损失降到最小,那是我的原则。
  “开除一个人容易,可是企业的损失你想过吗?那一摊没人管,企业效益下滑,全厂子的经济都受损失,全厂职工奖金都下降——所以,别的处罚都没意见,就是不能开除。”于桂亭也急眉瞪眼。
  “于书记啊,计划生育一票否决,你是市管干部,这个事上头要追查下来,你是有责任的!”
  “一票否决就否决。上头要追查下来,有嘛事我担着。”
  于桂亭愣拧着,没有开除W——当然也给予了其他处分。
  故事并没有完。
  W的爱人在一塑上班,因为超生问题,降了一级工资。
  转年,企业要涨工资了,矮了一级的W家属满指望着能顺利涨一级,没想到却没给她涨。这么一核算,就比人家差了二级。
  W家属接受不了了,在家里又哭又闹,状态如魔怔。
  W家属本来身体有病,特别怕生气着急,这一折腾,就有点缓不过气来了……
  一家人折腾到半夜三更也不消停,W也怕媳妇出事,赶紧叫于桂亭来了。
  于桂亭说,弟妹,一塑不给涨工资,我给你涨行不行?明天我就把你的关系调过来,你上东塑上班,行不行?明天你到东塑转转,看看愿在哪个部门上班,随便你挑,我允许你挑七个地方,挑好了告诉我,只要你高兴就行……
  W家属止住了泪,点点头。
  第二天,于桂亭就把W家属的关系调了过来,该涨的工资也涨了……
  W家属真就到各地方看了看,然后告诉于书记,愿意到“销售处”上班……
  于桂亭一句话就给安排了。
  W家属在岗位上待的挺顺心,干的也不错,以后也没犯过病。
  W烦心事没有了,安心工作,后来成为于桂亭帐下的一员大将,独当一面……
  W一辈子念叨这些事,念叨这些事就提于桂亭的好:“开除我不算啥,以我的技术,在哪还找不着个工作吗?关键是安抚我家属,她要是想不开,这日子不过了,我这家可就散了……他这是救了我一家子……这是多大的恩啊……”
  8,家有千口,主事一人
  于桂亭的恩与威、情与义、廉与正,持久在职工身上发酵,它感动、感染、感化着职工们。
  于桂亭的打也好,骂也好,红脸白脸也好,全都是一个家长的关爱……慢慢地,职工懂了。
  这是个护犊子的大家长。
  这是个恨铁不成钢的大家长。
  这是个“忘我”的大家长。
  这个大家长,关心着职工的前程,却几乎从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上几年级、班主任是谁……
  这个大家长,坐着三马车为做绝育的女工挨家送鸡蛋,却顾不上也做了手术躺在床上的媳妇……
  这个大家长,为企业的事披星戴月,除夕都和职工在车间过,却不知道老母亲守着节日的饭菜凉了又热……
  这个大家长,让职工一户户搬进宿舍楼,却让自己的老少三代,一直住在两间平房里……
  这个大家长,给职工记功、授奖、发奖金,自己加班加点却从未拿过任何报酬……
  这个大家长,他的付出与关爱,职工们慢慢都看到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
  大部分职工,在养家糊口的同时,也愿意工作有业绩,价值得体现,获得上司赏识……上头有领导遮风挡雨,中间有平台发挥特长,他们能不甩开膀子撒欢地干吗?
  员工最喜欢什么样的领导,喜欢担责的领导,喜欢有人情味的领导。
  “你去干吧,有事我担着。你只要努力工作,剩下的事我替你想着……”
  敢担责,明是非,又能给员工温暖,于桂亭做到了。
  领导喜欢什么样的员工?勇挑重担的!
  不管交代什么任务,不管面对什么困难,他总会说,放心吧,保准把事情办妥……绝不推三阻四,绝不要条件摆困难……
  这是领导和职工的最佳境界:领导敢担责,职工放手干;领导给温暖,职工怀感恩;领导心无私,职工服气他……
  于桂亭和骨干之间,就达到了这种境界。
  东塑为什么会在几年之间走出困境、崛起在同行之间?就是因为这么简单的道理。
  什么是幸福啊,有人说,家里有个好伴,单位上有个好领导,就是幸福。
  于桂亭从进东塑的那一天就明白了一个理:没有合力啥也干不成。
  所以他一直在改造人,感染人,影响人,体贴人,关心人,他要众人拧成一股绳……
  他用一个男子汉的胸怀,撑着大家长的风范,大家长的胸怀,大家长的威严。
  他获得了孩子们的拥戴。
  那不是一般的拥戴。
  那叫骨干忠勇,亲兵拼命。
  忠勇到什么程度?迎难而上,不避水火,不言苦累,生死追随……一纸调令下来,要调某位骨干到其他企业任职。于桂亭征求他的意见,骨干说,于书记,我不走,我宁可在东塑扫厕所,也不去别的单位……
  亲兵亲到什么程度?你指哪兵就往哪冲,生气着急你打他骂他一顿,他回过头还屁颠屁颠地跟着你“唯你是从”……
  在东塑自力更生突出重围的岁月里,于桂亭手下的骨干们没有干私活的,没有在家开小厂的,也没有在外“服务”拿提成的……他们全都把心思用在了工作上……你要问为什么,那就一句话:领导拿着企业当命根子,职工就拿着工作当性命。